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0 他知道,这牙碜是厨师那个多用抹布制造的特殊风味(原创)  

2011-10-25 20:1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九月初一是集市的日子,杨经理和杨进禄衣着光鲜的到了办公室,还有两个十一二岁的学生,高一点的是杨经理的老生儿子,矮一点的是杨进禄的儿子。杨经理心满意足地坐在沙发上,看有没有人来找他。杨进禄坐了一会便领着两个学生逛集市去了。王林本想趁这个机会问一下杨经理什么时候发工资,可杨经理总像是不满意他的工作,麦子收不来,富士也收不来,收来卖了的长头还让人家拿了回去,他对这个大学生员工失望的很。王林也记着这里面的工资考核办法,每斤给两分钱,而他不管麦子还是富士,业绩表上都是零。王林也找不到问发不发工资的话题,他就只能憋闷着。

  一点左右,杨进禄领着两个面色紫红的学生回来了,杨经理对王林说:“走,咱们吃个饭。”几个人在街道上晃悠着,杨进禄要进一家才开的颇有些堂皇富丽的“庄周大饭店”。杨经理一摇头,便把他们领进了一个老店“庄周饭馆”。落座后,杨经理小声对王林说:“你知道这家店的来头吗?”王林瞅着,等着杨经理往下说。“这是咱县最有名的饭馆,是黄师的大徒弟掌勺。黄师是谁!一个西瓜能做出十二道菜,是咱们国家驻刚果大使馆的厨师。你想,非洲那么乱,联合国主席说不定都吃过他的饭。联合国主席是谁!是各国主席的总头……”王林有些吃惊地听着,联合国秘书长怎么就成了联合国主席,还是各国主席的总头,这也太骇人听闻了。杨经理正说在兴头上,菜已上来了,先是一大盘炒鸡蛋。杨经理一伸筷子,“吃,尝尝,什么味道?哪儿的鸡蛋都不会炒出这个味。”王林剔了一小块,慢慢嚼,焦味中还有牙碜的感觉,他知道,这牙碜是厨师那个多用抹布制造的特殊风味。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满满五大碟菜吃得只剩下汤,花卷,白皮面,也吃了不少。吃完后,杨经理掏出一串钥匙,用耳勺剔着牙,这时的杨经理,仿佛换了个人。他说道:“大学生,你跟我们农民不能比,你有前途。听我一句话,还是找人,找个工作。我们这事,也就是养家糊口,日常开支,学生上学,盖房子种地,没什么前途。你跟着我,我总不能亏待大学生。你看,我的工资在公司是150元,出来了,也没人发。你嘛,先用货款给你发上一个月的工资。再说,你也不能比我高,但也不能低,发100元。”说着,杨经理从内衣口袋取出一百多块钱,递给了王林一百块钱。王林犹豫了一下,一言不发地接住了。杨进禄看着杨经理,杨经理喊道:“开饭钱去。”杨进禄站着不动。杨经理脸色严肃起来,一挤眼,杨进禄才磨磨蹭蹭朝后堂走去。

  晚上,王林回到家,没说什么,便把一百元放在了炕上。母亲看见了,高兴地说:“他大,咱娃挣工资了,还不少!你数数,这是多少钱。这些钱挺新。”父亲拿起来捏了一下,又放在了炕上,说道:“林儿,大也不求你过得像唐十万,只要能养活你,能养活将来的家就成。我和你妈还能干,虽说从古到今,养儿防老,我们不靠你。”王林听到这儿,他出了门。坐在门前的深沟边,他望着凹陷下去的大沟,听着那不知什么鸟传来的悲鸣,他哭了,哭得很伤心。

  收秋也到了尾声,不怎么忙了,在母亲的一再督促下,王林老老实实地去陪那一张床、一个沙发。王林这下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一文不值,是多么的无用!在这个环境里,没有他施展文凭赋予的光辉能力的地方。相反,他发现知识成了他的枷锁和累赘,成了他与这个社会切入的绊脚石,他恨起了这张文凭。他诅咒那些五谷不分的家伙给他灌输地跟五谷杂粮没有任何关系的知识。当他躺着默默发泄完内心的郁闷,他觉得他和他们不同。他知道辩证唯物主义,他知道宇宙有150亿年,他知道生物是进化的,他知道商品经济、市场规律这些名词,他知道NBA、足球,还知道杰克逊、麦当那,当然他更知道:文学是人学,诗歌讲究意境……

  在晚上回家时,他怕碰上秦玉艳,怕她问自己一个月挣多少钱。九月初八的晚上,他故意回来的迟了一点,可当他进村时,他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像秦玉艳。他迟疑了一下,骑了过去。秦玉艳正面对弯月,她似乎在微笑。王林说道:“这么晚了,怪冷的。”“不冷,我还感觉热呢。”“噢,今天也就是热。”“你大来了,和我大说了半天,拐弯抹角的,我大也听出来了。我妈不同意,说要四千块钱的彩礼。我大说门不当,户不对,我们农民还是找个农民。”“那你是什么意见?”“我不想惹我大我妈生气。”“那你到底是什么意见?”“你一个月挣多少钱?”王林一咬牙,说道:“这个月发了100元。”“那……那连个打工妹都不如!我们不但工资比你高,还包吃住。”“那只是现在,以后绝不会这样。”“现在都这样,以后能怎样呢?”秦玉艳话语中满怀失望。“你知道吗?知识就是力量,有知识不会没饭吃,也不会拿不出四千块钱的彩礼。”王林一口气说完了憋在心里的话。“那……那……那我也没主意了。”

  王林很生气,他考虑来考虑去,觉得父亲的话没有说合适,不然,秦玉艳的父亲不会说“门不当,户不对”。晚上,父亲很默然的唏嘘有声地抽着旱烟,从那唏嘘中王林觉得父亲有话要对自己说,可难以开口。王林问道:“大,你去杏花家了?”父亲没有应声,只是转向王林。“人家杏花她大好像不同意。大,你是不是话说坏了?”王林话一说完,父亲一下把烟袋扔了过来,骂道:“你这个娃,大把你从小学供到初中,从初中供到大学,农活没干过,咋了?我娃有大学的证,长得白白净净,咋了?大难道给他低声下气!娃,你错了,大供你这么多年,不为啥,就为能在人面前抬起头,说话有底气。你看看,一个光景全花在你身上,到现在,大还要低声下气给你讨媳妇,大这二十多年的血汗就换来这结果!大学生现在就这样无用?什么社会!培养出这样没良心的大学生……”在母亲的劝解下,父亲火气慢慢消了。王林则不住淌着眼泪,低声啜泣着。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