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2 人人都想把官坐,谁是牵马坠蹬的人(原创)  

2011-10-28 19:2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一回到姑父家,姑父正端着茶杯,眼睛盯着王林,等他说话。王林说:“工资才150元,三年不加一分,还没福利。挣下的钱看能不能够吃饭,别说穿衣了。”姑父一听,半晌没吭声,上楼前,姑父严肃地说道:“你这个娃娃,姑父也是两任县委书记。你知道姑父是怎么干起来的吗?从大队支书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姑父说完,一扭头上了楼。
  9月15日一大早,王林在和安市转了一圈,他想看看有没有他要找的工作。他看了门口和墙上贴的招聘,几乎全是招服务生、学徒、帮工,并且明确要招初中生,高中生都没有这样的就业机会,况且他怀里揣着一张乡邻虎视眈眈的大专文凭。中午,他口干舌燥,两毛钱买了两根冰棍,拿着坐上了回家的车。
  晚上,王林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回答着别人的问候进了家。母亲一见王林,便说:“哎哟,不得了,一个电话,全乡的人都知道你被国家安排了,人家说你现在是吃皇粮的人了……”后面的话母亲再没好意思说。王林进了屋,便找吃的。父亲进来了,见王林正忙着吃,便等了一会,“这次地区怎么安排了?”王林走了一路,想了一路,他不想伤父亲的心,说道:“单位很好,是地区电力局,可每月只发150元,再什么都没有,三年之后才转正。他们哪里知道,我们为念这个书,已经借贷得急需添补。他们就觉得我们拿这个大专文凭,家里不投入,就跟上初中一样,毕业了,家里添了一个劳力,挣来的全是自家收入……”父亲看着王林,说道:“林儿,说得对!咱们不去,不行就去深圳、广州打工。咱有大专文凭,肯定比村上这些没文化的娃挣得多,他们一年给家里寄四五千,你给家里寄七八千。”王林心里有些吃惊,他本想父亲会骂他个狗血喷头!但他一想,他这么一说,这个工作确实不实惠。作为农民的父亲,他觉得儿子没有必要去尽这个义务,所以他第一次认可了儿子的决定。母亲听着,问道:“干什么的?”“坐办公室。”“你这个瓜娃,坐办公室,那是天底下最好的工作,不受风吹日晒,不怕霜打雨淋。你这个瓜娃,唉,你这个瓜娃……”
  已有好几天没到杨经理家去了,请假还是请房东给捎的话,王林凑了个天气晴好的日子,骑着自行车去了杨经理家。老远,他就看见一辆加长东风在装苹果。走近了,小李的堂兄李师在看着过磅,还是那个绿颜色磅秤。王林和李师打了招呼,便进院子寻杨经理。杨经理和黄经理正在侧房说话,黄经理说:“麦子你弄得太过分,苹果你又这么弄,徐老板能忍受得住吗?”“不是我不想好好弄,我也得吃饭、养家,他给的我什么价?我抢劫吗?不可能,不赔他赔谁?”“这事也就我和李师知道,到时候,那还是老哈数,见菜搭刀,见利分红。”“哎——黄经理,准备好了,走的时候你们就拿上。”黄经理“嘿嘿”一笑不吭声了。王林等他们说完才进去,杨经理一见王林,满脸堆笑,说道:“快坐,快坐,分配到哪儿了?我就告诉过你,跟着我们……”杨经理一瞅黄经理,“小王最近到地区考试去了,国家给安排工作。”黄经理说道:“杨经理,小王是什么?相当于过去的举人。像我们这些没文化的,放在过去,见了都得喊‘老爷’。”“是,是。”王林一听这两个家伙又在坑徐经理,就不想回答杨经理的问话,可杨经理笑着盯住王林不放。王林故意慢条斯理地说:“不是政府机关,是电力局,我不去。”杨经理一下站了起来,“我说,你这个娃,电力局肥得很,那么好的单位你都不进,想当宰相?哎,‘人人都想把官坐,谁是牵马坠蹬的人’。”王林笑了起来,他知道这后一句是秦腔《王宝钏》里的唱词。黄经理也笑了,说道:“老杨,你又不是小王他大,操的心也太多。”“唉——是,是,是。”杨经理坐了下来。
  王林进了堂屋,堂屋里还是那四个妇女在装苹果,杨进禄在封箱。王林一见那黄黄的颜色,带点锥形的苹果,他就知道这不是富士。杨进禄放下手里的活,指着苹果说:“大学生,你看,这种新富士,就我们这儿有。尝尝,尝尝。”说着就给王林摸了一个最大的,而那四个妇女在窃笑着,其中就有杨经理的婆娘和杨进禄的媳妇。王林实在无话可说,他不吃,接住又放了进去。杨进禄说道:“快,找个袋子,给小王装上些,贩苹果的还能没苹果吃?”说着就往王林衣兜里猛塞。
  王林不想去杨经理的家,每天只是陪那一张床和一个沙发。十月初的一天,天已经冷了,不过,还没下雪,他下午便回家早了。快到村口时,他看见秦玉艳背着包在前面走着。骑到跟前,他停了下来,问道:“杏花,去哪儿了?”秦玉艳一看是王林,说道:“没去哪儿。”“那还用背包吗?”“啊,这,这……你到底分配了没有?”“没有。工资每个月只有150元,三年之后才转正。”“啊!大学生就挣这么点?真是的,连打工妹都不如。怎么会这样?”王林一时无语,默默地推着自行车陪秦玉艳走着。到村口时,秦玉艳说道:“你走吧,叫人看见不好。”王林吃惊地看着秦玉艳,他想不到她会这样现实!可她难道有错吗?没有。王林骑车走了。
  十月初七,徐经理不打招呼来了,进办公室时,王林正躺在床上。徐经理脸色严肃地出了院子,王林赶快起来,跟了出来。徐经理说:“走,到收苹果的现场。”王林便坐上那辆旧丰田车,徐经理问道:“最近,还能不能收?果库还有地方。”王林说:“他们收着哩,不过,不过……苹果有些不对劲。”“收到末尾了,哪有好富士,能收来就行。”王林不知再怎样说。徐经理笑着说:“黄经理说你地区电力局都不去!跟着我干,好!现在公司最缺的就是忠心耿耿的人才。做生意能赚钱的很,前几年,和安的一个贩子拉了两车大蒜,卖到尼泊尔,一下就净赚30万。你想,那时钱多值钱,30万,经营到现在,最少也有300万了。”王林听着,他才发觉,徐经理这次把他放在另一个层次,再没有说“我给你说话”。他才知道,一个大学生应该在政府一类的部门有名份或挂上号,人们的看法就会随之改变。他觉得自己其实什么也没得到,但现实怎么会这样呢?
  徐经理走了不几天,杨经理来上班了。他进办公室落坐后,看着王林,轻声说道:“来,坐近点。你看,这么长时间,也把你这个大学生冷落了。你跟我们不一样,有知识,有文化,我们一个农民,就这样,今个能挣上就今个挣上,明个再说。有些事,你一个大学生,聪明人,咱们今个虽一起共事,但你和我们就是不一样。这样的事,你慢慢会习惯,现在就这么个社会,不亏人能来得了钱?生意就这样,人说‘无奸不商’,你将来当个什么经理,你也会这样。当然,你跟我们不一样……”王林知道徐经理在后期故意拖欠了一部分货款,杨经理这么语无伦次,肯定是怕他给他坏事。他听杨经理这样绕来绕去,肯定就这个意思。杨经理这样的家伙,欠也是欠农民的,王林想着,心里很矛盾。杨经理见王林启而不发,又说道:“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咱们这儿的农民苦不苦?”“苦,跟城里人没法比。”“所以,小王,你想,我,也就是咱们,对农民都是有贡献的,是不是?没有咱们,农民手里的麦子、苹果能变成钱?咱们还不欠款,在农村,不欠款的生意人哪儿找?就咱们了。你说是不是?”“是,就是。我原来去过的几家果园,苹果叫拉走了,钱还不见,有人说已经上当了,叫骗子拉走了。”“哎,这说明你还聪明着哩,你看,宁可谁吃亏,咱们不能叫农民吃亏,你明白吗?明天你就回公司,徐经理把你调回去了,去了听徐经理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