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14天还没有亮,老党就敲门喊道:“起来,喂牛了。”(原创)  

2011-10-30 19:2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老党就敲门喊道:“起来,喂牛了。”王林趴在被窝里,觉得这个喊话很滑稽,按他的理解,这么早,应该是“起床,上学”才合适。王林爬在被窝里看着小李。小李很快就起来了,穿上衣服,洗了脸便去刷牙。王林苦笑着,心里默念道:“起床,喂牛。”
  牛喂完,三个人一人一个架子车,拉上大水桶去机井拉水。一路上,好在人都不认识,王林也就舒舒坦坦地拉着架子车,跟着老党和小李去拉水。路很远,去的时候下坡多,回来的时候,小李拉着自己的架子车,还一只手在上坡时给王林推着。拉回来时,王林已经虚汗淋漓,他用前襟擦着汗,冲小李笑笑。他决定干一段时间再说。
  10月17日早上,来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在他们宿舍的房头上挖起坑。小李看样跟他们认识,说道:“水窖说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才动手,真是爱钱如命。再说,经理也是你姐夫,他好了你们不就好了。”其中一个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是姐夫,我们不揽这活。可他做为姐夫,我们从牛场一开始,给他白干了多少天?一个水窖,他给120元,哪有这个价!给别人300元都不一定干。就为这,昨天,才说280元,我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谁叫他是我们的姐夫。”小李笑着不吭声了。老党笑着说:“唉,挣钱的事你们揽上,不挣钱的你们怎么不干?压青储饲料你们怎么不干?”另一个说道:“亲戚归亲戚,钱财归钱财。”农村早上的饭吃过后,又来了两个年轻媳妇,四个人多半天就挖好了,然后便用沙浆全部粉过,水窖便算大功告成。小李一看挖成了,便鼓动着:“你看,双成双得,赶快封口,口一封,你姐夫就给你结账。”那个叫双成的一撇嘴,“大学生,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叫干燥着,啥时给钱啥时封口。”小李急了,说道:“双成双得,你们也差不多点!你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害得我们到现在一天一个来回,一个来回就是10里,我们出力就不说了,你们难道就看着这三十多头牛一个个渴死!”那两个小媳妇看着小李,没人吭声。双成笑了起来,说道:“大学生,大道理谁都懂!我们比你们知道得多,我姐夫陪银行的打麻将,一输几千,一输几千,这么点钱,就在我们身上抠,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我姐夫。”小李扭头走了。那四个人粉完坐了一会,双成双得各人领着各人的媳妇回了家。
  10月18日吃午饭时,原来做饭的徐经理的岳母病了,是双成的媳妇做的饭。各人吃着饭,都不做声。李主任吃了两口,便端回了他的主任办公室。王林一看李主任走了,说道:“嫂子,给你掌柜的说一下,赶快把水窖弄好。一天累死了,拉水,打草,喂牛,饮水,铲牛粪,这两天天一下冷了,还不用石灰消毒了。嫂子,你还是说一说吧。”王林说完,发觉双成的媳妇睁大眼睛朝外望着。王林一起身,发现徐经理用他的丰田车拉着几张薄钢板进院了。
  徐经理站在水窖边看了一会,便进了餐厅,说道:“怎么还把水窖没弄好?我说……我说你们这些亲戚,280元就280元,你赶快给我弄好。人家报社的要来,市上的领导要来,就那几个瘦牛,敢叫人看吗?去,叫去,来我就付账!赶快弄好,黄经理和得财就要把牛拉回来了。你们还想叫我的牛都一个个瘦得能穿过针?你们这些亲戚,在你们门上,叫我怎么说!”双成的媳妇见她姐夫态度这般不好,便在灶间故意弄得碗碟一阵乱响。老党一看徐经理发了火,端着饭碗蹲在牛舍边吃去了。小李和王林瞅着双成的媳妇,多么希望她赶快把双成双得叫来,弄好那个水窖,好让他们轻松一点。徐经理在外面转了一圈,又进来了,他进到里间,说道:“看,娃他妗子,我这个牛场也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么弄,还不是为了大家都过上好日子。你们也辛苦了,牛喂得好着哩。去叫一下他舅,弄好就给钱,今个我不走。”双成媳妇见她姐夫徐经理终于说了好话,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不一会,双成双得来了,四个人给水窖封口,徐经理则在院子里看焊工焊水箱。老党一边清扫牛舍,一边对小李说:“哎呀,这下总算把水解决了,咱们累都是小事,牛就能喝饱,牛喝饱了,就有精神了。 ”
  黄经理和得财把牛拉回来了,一头头像超模一样被拴在了牛栏上,立刻引得村上人几乎都来围观。老党和小李,还有王林蹲在草料房沿台上晒太阳,听着人们的议论。李主任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支胳膊笔直地甩动着,看有没有他需要招呼的对象。老党用他的一只好眼斜着瞅了好一会,说道:“这怎么回事?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你看,原来的奶牛就是花黄牛嘛。你看这些牛,一个个脖子细短,头小,犄角也小,肚子大,牛*更大,看样都怀了犊的。”小李说道:“后面来的是纯种,听说是从德国引进的。”老党笑了,说道:“得财说他从四川拉来的,你怎么说是德国的,德国在哪个省?”小李气得一扭头,不理这个独眼龙老党。王林本想给老党解释,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解释法,把德国比方成公社不行,比方成县也不行,再比方,老党就更不明白了。在老党的国家概念中,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当然是中国,另一个就是外国了。不解释则罢,越解释越糊涂。王林用一个短棍在地上画着七大洲四大洋。
  一下增添了十多头奶牛,牛场的工作量一下加大了。原来把那三十多头奶牛紧紧安排在一个半牛舍里,再则瘦牛本身就吃不多,这样造成的清理工作也不繁重,相应打草也轻松点,料也用得少。这下那十多头正在孕育新生命的奶牛如狼似虎地进来了,费草、费料、费水、更费工。老党便给李主任去提合理化建议,李主任一笑,说道:“这事,你给徐经理的丈人说,他说话管用。可不要说是我说的,到时候我多给你几张饭票。”老党一抹下巴的涎水,问道:“当真?”“当真,这点权力还是有的。”老党出了门,李主任立刻拿起条帚扫地,把老党坐过的床吹了又用手往平展的捋,捋平展了又吹。
  牛场一下忙得不可开交,人少,把牛拴在牛栏上,几个人便打草。两个人用木杈给打草机填麦草,一个用木杈往草房里扔,一个还得在草房里往高处摞。麦草堆一远,那两个给打草机填草的,就得用木杈一杈一杈跑着端到打草机跟前,再填。李主任站在旁边,想伸手,可打草机一动,整个场地便尘土、草屑漫天飞舞,既缺乏美感,更不能防尘。李主任就用木杈从远处给打草机跟前送草,几个来回,身上就落了一层似尘土又似麦草细屑的白白的细粉末。李主任把杈一放,便去找条帚扫身,扫完,他便拿起他的牛梳子给那十多头肥牛美容去了。
  打草休息间隙,徐经理的丈人掏出烟袋包,和老党用学生用过的作业本卷烟抽。王林和小李一身粉尘,脸上的汗水和粉尘一掺和,白一道,黑一道,两人彼此看着,可谁也笑不出来。老党狠狠吸了一口,说道:“这个李主任,咋这样!我的这只眼,”老党指了一下自己的那只眯眼,“也算是五级残疾,有证哩,国家还按月给我发钱。他有什么?这点活,不累,比*时修水利工程强多了,干了还有工资,那时什么都没有。我的这只眼就是放炮炸瞎的,唉,那时,我要是赖在工程上不走,现在也是国家干部,月月有钱,比他强多了。”徐经理的丈人笑着说道:“也就是,牛多了,还这几个人,他在这儿管事,怎么不说?”老党一听,忙说道:“你女婿嘛,你好说,说了也管用。”老党瞅着徐经理的丈人,等着他说什么。小李和王林也听到了,巴不得徐经理的丈人发个善心,好让他们也解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