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红卫兵 老杨再走基层的基层四(原创)  

2012-12-18 20:2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卫兵”是个名人,一个这个地方的名女人,在这儿的当下或已过去的某个时段,这个词就指这个人,再没其它意思的。我上高中是在县城,二十多年前,这个女人真跟“红卫兵”这词沾边,黄军帽,黄上衣,扎一根那时的军用皮带,留俩羊角辫。而现在,她穿的很混搭,就外表来说已褪去了留在她身上的印记,不变的是她的疯,她的胖,她的污言秽语。当然,还有她这么多年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幻,还是这个社会如何如何美好上面还有美好,她总是有角落可寓身,有什么地方让她填饱肚子,当然,还有地来表达表达她的疯。什么都在变,什么都在你方唱罢我登场,而她却顽固地在这片土地上彰显着她的存在,她卑微的存在。你不能忽视她的存在,特别是在这个将好词几乎用到殆尽乃至臆造的时代。我想,他们的命运就很像我们村支书说的一句话: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死了。打工回家,总是匆忙。你必须匆忙,否则,你就跟不上时代。但有一个人总是必须邂逅的,他渐白的头发,缓慢的步伐,除了年龄,什么在他身上都留不下印记。前年,两次的回家,我没有见他,便在翻过了年的回家中问起了他。“死了。肉都化了,成了骨头架了。”说的人无精打采。我的心格登一下,他终于死了。他如果结婚,和其他农人一样,延续着他们家的香火,而他却没有。一个人,除了本家,他就自耕自吃,人也显得无能了,笨了,傻了,最终被他周围的人归入傻子一类。死了,他连怨天尤人的资格都没有。

        丢了。在我的记忆中,承包制实行后,确实留下过一批“不长脑子”的劳动力,这些人经过八十年代的淘汰,九十年代的丢失,如今几乎没了。现在到处都是在暗夜中攫取金钱的鼠眼,那份安详平和的眼神再看不到了。这可能是“傻子”损失得最快的一个年代吧! 

        活着。活着的好像才是残疾人,而不是这个社会的“傻子”。相反,他们的存在似乎也是有理由的,譬如他在这片土地上象征性地延续着这家香火,譬如他的父母让他活在这个世界。当然,这个社会也有帮助,这种帮助是因为他们有可目视的理由。

        我想,当一个社会不给“非疯即傻”的人一条活路,而总是以残疾表象来度量一个人时,这个社会是不是小气到只允许一种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疯子和傻子的社会,那谁到底是疯了,谁又到底傻了呢?

老杨蹲点日记

        在回家的往返中,我总是碰见一个人。起初,他总是热情问候我一句,而现在,我问他一句,他很木然地答我一句,原来不瘸的腿便加剧了逃离的意愿。

        他的老婆是癫痫症患者,育二子一女,女儿因癫痫而在十五六岁就死了,两个儿子,在成长过程中,都发了病。

        大概是三年前,他的大儿子该娶媳妇了,他家还是路边九十年代盖起的可夜观天象的瓦房。悲剧,据说,老婆和孩子合伙打断了他的腿。我是那么愕然,当我第一眼看见断腿的他,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

         现今,一幢没有修缮的新房遮住了他的老屋。我想,他的两个发病的儿子还没有好,也没有娶媳妇,而他却“受了不受的罪”而老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