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老毕 老杨走基层的基层二  

2012-04-28 01:1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租住在小炮楼时的房东先后是两对老夫妻。先是一对从饭店退休了的老夫妻,男曾是饭店的党委书记,女可能是清洁工吧。这对老夫妻在时,租住的人少,价低,并非是他们的优惠,而是所谓的市场使然,更确切点是那个城市没有大量拆迁小炮楼。这对夫妻对房租收缴非常及时,基本准确到小时的,这对出外谋生的人也构成了相当的压力,因此留下来的都是适应于他们的。他们说话行事基本文明,但对于那个大门上的魔鬼门锁,一旦有人崴了钥匙进去,或抽不出钥匙,他们必定及时呼叫开锁的,费用自然是那个倒霉的租住者,这都有赖于这个曾在饭店当过党委书记的男的,眼光准,下手狠。

       老毕和这个党委书记是挑担。他的到来有几个说法,但依我的看法,他来这个地方主持房东工作,是生活所迫吧。房子是两家合建的,因为这个城中村对外嫁的女子还是照顾的,可以获得房屋地基。老毕没有工作,老伴在附近一家家居超市做清洁工,女儿上高中。

       老毕初来时,总是一副主子的声气。他说话不但声大,而且还夹杂着当地方言经典骂人话,作为在这个城市讨生活的人,一定是听得懂的。他让我认识的过程大致就是个三部曲:一旦有人上厕所,冲水时间过长,他就下楼了,先是两声呵斥,如果是他眼中不好惹的,他嘟囔几句也就算了,反之,他是要过一次骂人瘾的;再就是人进门时,或是因风,或是因心情不佳,或是因了习惯,关门声很响,他就从二楼冲了下来,先是几声呵斥,继之便是警告,门摔坏了是要赔的,这种情况下,解释全无作用。再就是收房租、电费、水费,这个也是看人的,他看是涉世未深的或是一看就好欺负的(但绝不是老实巴交的),三费齐上,能多收几块算几块,然后就会偷偷关上门,告诉我们几个老租户,他高收了谁的什么费,不要声张。每当这时,我就知,这高收了的就是我以后要看齐的目标了。

       时间长了,我发觉老毕也是只和我说话的人。因为他和老婆每当我听见的时候,都是吵架,起因不可知,听到的全是市井尖酸刻薄的骂人话。他和我谈的第一次话大概是这样的,他好像有点胆怯吧,还是认为我是有工作能力的人,他嗫嚅了一会,脸红了。他结巴着说:“我是残疾人,就是不大和人会交往。你看,我脸红,见了生人结巴。”我笑了,他骂人时怎么就不脸红和结巴呢。“我是书画院毕业的,院长是耿飚。耿飚知道吗?”他说。我一顿,说:“知道,老革命。”老毕高兴了,给我说起了耿飚,不知怎么地就说到了华国锋、江青。他拿下来了他的证书,原来是函授,耿飚只是名誉院长。在他做压在我头顶的一座大山的四五年里,我没有见过他的画,他写在厕所里的不能乱倒饭渣,节约用水的毛笔字,水平就相当老革命在和平年代学写字的水平。

       老毕不赌,更不嫖,他不嫖是一无资金,二也干脆不会,再则他也是我见过的年龄最大的能在人面前脸红的中国人。他读书,大致有两类:一是关于文革和革命元老的传记,他曾借我几本,书被看得没了书皮,页角也卷了不少,他自己做书皮,还把里面印刷不清的用钢笔工整地补出。再就是念叨谁把他的几本书拿去不还,我揣摩可能是人家看完或没看完就扔了,因为他的书全是盗版。二就是《读者》,他从废旧书摊买五毛一本的旧《读者》,拿回后一遍又一遍地看。他也给我借,借的时候,一再说,这书好,这书好。我有几次试着和他说《读者》的好,他竟毫无征兆地就说到了林彪、江青、华国锋。看来,读书这也是一法吧。

       老毕在孤寂中度过着自己的人生,抽八毛,最后涨到一块多的所谓卷烟。他在四五年中,大概给我发过不超过10支烟。而我,每当他光临,都是先给他发烟点烟,我总觉得,他因为守家,什么都严重地不饱和。一个夏夜,他拿着一个正在播放音乐的手机在进行老婆安排地例行检查,查水池堵了没有,厕所冲净了没有,门关了没有。他看见我,神秘地靠近我说:“看,三点式!”我一侧头,这是我好几年前就看过的那十多个唱《爱拼才会赢》的美女,我记得其中一个眼睛好像还不合适呢。我不敢笑他,对一个一辈子失业在家的人,什么都是宝贵的。

       去年我退老毕的房子的时候,老毕火了,吼道:“你为什么不早走!现在我把房子租给谁!”我黑着脸,房租涨到了近三百,占我工资的五分之一强,我住不起啊!

老杨蹲点日记

       老毕一家住在一个即将拆迁的城中村,一拆迁要补很多钱,按行情,拆得越晚补得越多。他和他姐夫的出租屋有十多间,房租、水费、电费,都在涨,形势一片大好。老毕是一个持家的好男人,做饭,买菜,无一丁点不良嗜好。老婆在一个大型家居超市上班,女儿是某地级市师范院校的学生,享受国家助学金,去年听说还要去新疆支教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