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老翟(一) 老杨走基层的基层四  

2012-05-24 02:0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甲地到乙地去谋生,或曰打工,这对一个不会种地的农民或是一个现在早已惹人厌烦的大学生,不仅仅是一声人生为何如此多风尘的叹息,更是一种无奈,也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被愚弄。在这种体制主导下的市场中,平添的一种是弱小和酸辛。童年的记忆中,让一群干完重体力活的农民列队举着小旗去喊打倒什么,再到自己背着大包小包去挤火车、汽车,这样的人生就够累的了。更惨的是举着小旗喊打倒什么的队伍中的十几岁的人,再到背包去“输出劳动力”,不管怎么折腾,“一穷二白”却变不了的人。再到“革命成功就回家”,再到“下海”,这轮回落在一个人身上,他总是起得早,却老赶得是晚集,这人生况味何如!?

       在老水那儿,有我最熟悉的人,就是我的顶头上司。这个上司给我分派校对的稿件,评定我的工作质量,给我画考勤,批假期,你不捉摸他的脾性都不成。颉主任是我的第一任上司,这是一个身材高大,正气邪气集于一身,嗓门很大的人。他本是一位厂矿学校的教务主任,企业倒闭了,学校就关门了,麻烦的是那时他说他失业好像只领四百多,因此,谋生或曰打工就不可避免。他在我们这些五花八门的大学生面前,总想将自己“高贵”起来。其一便是他的居高临下,表现在一个大办公室只有他有权有资格说话或骂人可以震得玻璃响。二是他总是和五花八门的打工大学生保持距离,招数一便是及时肯定或否定每个人的工作能力,去留全凭他一人决断;招数二便是他总是说水老师和白老师和他之间资本家和雇佣者的“平等、自由、博爱”。他和水老师和白老师虽都贵为曾是体制之内的人,但面对新的生产关系,这种描述相当怪味,就跟新闻联播给我的印象差得不是很多。他勤恳、认真,骨子里还是无产阶级对资本家的血泪仇恨,可面对现实,水老师就是他的上级,就是他的领导,领导的讲话和指示他会绝对不折不扣的执行,这样矛盾的思想和矛盾行事让人不得不对他噤若寒蝉。他精力充沛,又是搞教育和管教育者的出身,对付这些五花八门的大学生,对他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办公桌的书架有一个小孔,对老员工,他们自然心知肚明,规避戕害自然有招,而新来员工,就让他从小孔里看走了可以辞退的理由。因此,他主政下的研究中心,还真的符合最直白的投入和产出关系。后来,他要走了,是因为一直潜伏的老翟突然有些冒尖。在老颉原来的看法中,老翟是他的潜在对手,同为体制掉队之人,两人不是同病相怜,而是在表面上的一团和气下的相互猜忌和倾轧。老颉以为他抓住了老翟的短板,就是老翟已非常明显的偏袒一个女人和春,他以为这下可以扳倒老翟了。他要走,作风有问题在他的固有思维中是扳倒一个想做领导就得表率表率的人不二法则。老颉out了,他一撂挑子,老水并不觉得离了他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并不觉得男女搞搞不正当关系或曰有个情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这样,老颉满腹委屈而又和谁说不了的悲苦中滚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