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老翟(三) 老杨走基层的基层四(原创)  

2012-06-13 21:5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老翟的片段记忆中,有一件事充满了玄幻。那个下午,我坐在老翟的对面,老翟背后是挂着窗帘的窗子。“我们原来在港台剧里看到的警察赶摊贩,手停口停,这么快就无声无息地在我们身上应验了。”我说。老翟看着我说:“腐败、贪污,就连一个看大门的都会,这社会真是应该得教训教训了。”突然,窗帘动了。窗帘又动了。当老翟转身一看,他竟然兴奋地说道:“地震了。”校对想校稿,排版的还想继续排,当大家发现悬在头顶的荧光灯晃起,人站不稳时,大家慌乱下楼。当大家涌到电梯口,似乎就不见老翟和和春了。

       我进到老水的公司时,老翟和和春应该都有各自幸福的家庭吧。可后来,这世界已流行过找情人,包二奶,到了什么小三的时代步伐,他俩也努力和时代同步,享受幸福,享受美好生活。他俩偷鸡摸狗的事情,首先发现的是他的属下。他俩一旦不来,就有人神秘地说:“他们去交公粮了。”老翟的二婚女人也为此事打过电话,但这个女人说话相当贤妻良母,“我就问问你们翟老师,昨晚没回家,电话打不通,他人好着没有?”岁月催人老,也催人癫狂吧,和春从我见面时较精致的女人一下出落成了一个奶奶级的女人。在后面共事的两三年里,他们关起门,有这样如什么李咏老砸荧屏的规定动作,“老翟说事,实话实说......”老翟能给和春说个什么事,说个什么实话,他的两个儿子高中到大学,那才是事,那才是需实话实说呢!

       去年,一个下大雪的天,我和老翟见过最后一面,他说公司散了,他在搞出国留学的业务。他的脸半边还是上部浮肿着,他又说,他一身的病,一直吃药。看着这个我曾称呼过“翟哥”的据说当过一两年知青的人,我不知他是否活得心力憔悴,反正我在憔悴自己的时候,也替他憔悴了一回。

 

老杨蹲点日记

       在老水的研究中心,大概耗去我一年的四分之三的时间,四分之一是在库房。库房也是精彩纷呈,譬如有被民工说成神医的,有搓麻高手,当然,还有背后说是脑子有问题的,老朱就是。老朱给我们教过怎样偷自行车,得手后,骑一段,扔下自行车,在旁边观察一会,没人撵来,再骑走。老朱一旦干活休息时,便掏出钱包,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正数一遍,反数一遍。“昨晚,情况又给了两千。”得意之情自己将自己凌驾在了民工高收入阶层。“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个情况,我也发发财。”我说。老朱一笑,“你不成。我的情况叫我打谁我打谁,你能办到?!”当然,民工们也讨论社会,让人默然和捶胸顿足的是,老朱是这个社会坚定的拥趸,社会好,还有什么好,他说的不仅声大,仿佛还发自肺腑呢。老朱每月都要请两天假。假期归来后,就大谈他找的小姐功夫如何了得,他找的小姐如何年轻,如何漂亮,这些话大概要说到下一个假期归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