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老易(一) 老杨走基层的基层五(原创)  

2012-06-18 22:4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在当下,不受媒体的影响几乎不可能,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媒体在改变着这个世界,也在败坏着这个世界。大概是03年11月左右,在那个城市的一个打着民委拉出书版面的地方晃了一晃,不知怎么地就进了一家现在已被停刊三年多的报社。报社位于一家宾馆的旁边,却又在一个我记忆中的外交部长题写了六个大字的8楼。其实,来这儿,我没什么敬畏感和崇高感,我已因谋生晃过两个报社呢。

       这个报社的老总是国家级媒体驻这个地方的记者站的站长,副总据说是这个报社的拥有者或是投资者或是什么的发迹时政治贴金的操盘手。两个老总,一个有水平有能拿到阳光下的资格和让人憧憬的发展愿景,另一个当然有人脉有更能在这个社会长袖善舞的手段。记者有五个人吧,三个人包括我因在同一个从零到壮大到自称三足鼎立为一足的报社晃过,且有我们三个中自然的头,我也就得以晃得久远一点,还能晃得精彩一点。老总因有正式的稳定的且可被视为人生成功的工作,他的心态就显得平和,因为对我,他表现出了一种对人的成长实质性的关注和帮助。而副总则对投资者一番符合这个社会说辞的高姿态表达后,就逼着我们拿上证或介绍信赶快弄来银子。处在天使和魔鬼之间,我不成,其他几个却很快偏离了向善的轨道,卷入了报社的权力之争。翻过年,老总主持了春节后第一期报纸,就不怎么来了,拿证或介绍信整来银子或过期酒水成了主流。一个印数最多五千份,大部分赠阅,留上十多份存档的报纸,让附着于其上的各路报痞失望了。当听闻老易来过后,副总变成唯一的总,在的人便以能否整来银子论成败。这个老易,据说就是老总的前任,只知他是投资者在这个社会成功的一个体制内的“贵人”,真人我没有见过。当老总取走了他的东西之后,我也就离开了。

       这个报社,在我回家途中,且有我的一个难弟在里面混着,或去坐一坐或是喧一喧,这个报社倒还真成了一个到现在还能说起的谈资。那个副总后来卷入了谁真正是报社的拥有者或管理者,也就是他的总由谁来任命的问题上他选择了体制,他让投资者弄了一队保安给轰了出来。老易又出现了,他过渡了一下,接下来的总据说是来自陕西的一个农民。这个总我见过,还跟着吃过饭呢。他走路时,大热天,穿一件皮夹克,两手一筒,背在后面。我记得,在饭局上,他问过我什么地方人氏后,就说他带了一彪人马,有摄像机,因一个所谓“负面”新闻把当地市领导给吓坏了。接下来就不用说,肯定劫得不少财物和吃喝用度。难弟在这样的报社肯定拿不上工资,也就是一个月能混几顿吃喝吧。据说,有个月,他被扣了这费那费,领了不到20元。这个我信,因为这个总没有什么高论,他就是个农民,记者拿不来版面赞助,他就说:“连个狗子(指小男孩性器,这词到底怎样写我留意过,不知流行原生态时,陕甘大家可否给出写法,反正我没看到)毛也没弄到。”当然,农民到底是个啥玩意,这个报社我在时的副总曾对我说过,农民都是些可用小恩小惠搞定的人,正义、公平、公正,放一放,报社的生存是大事,意思好像就是拿农民的事做由头,整来银子,大家才有好日子过,也符合政策,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总更直白:“上我的厕所,打我的电话,喝我的水,球事都弄不成。”太显然了,这样的报纸在城里没有立足之地,就只能下基层,拿农民的事做做由头,整点运营经费。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