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杨的北京(作者:李天琪)  

2013-03-23 18: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老杨从遥远的北京发来短信,问我说国家主席是谁,因为他的住处没有电视,不知道今天的选举结果。我赶紧放下碗筷急着给老杨回信,不是告诉他今天的最新新闻,而是准备好好戏弄一下聪明绝顶的老杨(老杨年少秃顶),短消息好不容易编完准备摁下发送键时,我又犹豫了,老杨是这样糊涂的人吗?索性删除。

其实我们的生活中许多问题都是不需要答案的,之所以一再的追问和质疑,只是心里有着另一种不甘心和不满足而已,就像曾经看到的一个段子说的那样:吃着地沟的油,操着中南海的心,选谁和不选谁跟我们有关系吗?倒是谁代表了谁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可惜在现实面前,这点基本人权也被生存的压力掩盖了。

想着老杨在北京的某个地下室或者租来的三平米小屋里抱着唯一与外界联系的手机,等待着一条新短信的到来,最后,我还是以反问的语气给老杨回复了过去,说,你距离中南海最近,却向我这个身居深山的人了解北京的消息,你这是欺负我哩吗?

话虽这么说,但在现实生活里,的确存在着这样的悖论,你越是靠近中心,越对身处的环境越迷茫,了解到的东西会越少,尤其是像老杨这样的人民,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老杨并不是一个当局着。你越是离的远,看到的现实会越清,但远到一定距离,这个局你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看见的只是谎言,就像我,只能从筛选,编辑,审查过的新闻里了解这个正在发生的和正在改变的世界。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对老杨的问话稍稍解除了一点戒备心理,因为对于我来说,老杨就是一只狐狸,和他聊天,你稍不注意就会掉在他给你早已挖好的话语陷阱里,所以对于他送我我的每一句话都要反复的捉摸才能收下。对于老杨如此天真的短信,我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年过完没几天,老杨就去了北京。他临行前给我发过一短信(人家早都飞信了,可惜我也不会飞,只能就着大拇指这样磨叽),告诉我到北京最大的心愿是去天安们去看望毛爷爷,其实我早知道他心里藏着的小九九。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北京无异于每一个穆斯林心目中的麦加,那里不仅有所谓的人民文学,有缪斯的圣殿,而且还有798,就连那些集聚在地铁出口的卖唱艺人也都浑身散发着艺术的气息,听说从天上掉下一只苹果,都能砸中三个艺术家,哪里像兰州的行乞者,一张脏兮兮的脸对着一只破碗,再配上一根曲里拐弯的打狗棍子,活脱脱一个民国时期逃难者的形象。

再次碰到老杨,是在搜狐大楼附近的一个网吧里,他很忧伤的告诉我,这里全是认钱的主啊!我安慰老杨,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不要着急,自己要给自己机会嘛!果不其然,在此后不久,老杨发信告诉我,他在某出版机构找到了一个校对稿子的差事,工作还很舒心,只是有些孤独!我知道他说了实话,因为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

在此之前,老杨写过三部小说,并且自名为生存三部曲,都是老杨的生活的真实记录,我看过其中的一部,远比那些靠文字忽悠挣得盆满钵圆者的书强不知多少倍,可就是无处出版。有一次在大润发附近,我告诉他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这些书稿得以面世,把它卖给兰大那些等待评职称而无米下锅的所谓教授,但前提条件是不能署自己的名字,老杨听完我的计谋,我眼睁睁看着他目光里窜出的火苗又慢慢熄灭了。

我知道老杨为了挣钱糊口,甚至帮人家垒过鸡窝,但在关涉底线方面,他一直守护的很好,几万块钱对他来说真的很不容易,但与那些用心结成的文字来比,又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那是他用十年时间,一笔一划涂抹在稿纸上的心血啊,老杨多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也想过贷款把这些书出版出来,作为最好的朋友,我再三阻止了他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赔钱的买卖不适合他,他也就此作罢。 

老杨和我原来供职在一个单位,只是因为他常驻发行站,偶尔到报社来开个会或者领工资,因为不属于一个部门,人多且杂,并不认识,直到我辗转腾挪到另一家报社,我们才走在一起。老杨其实是爱文字工作的,之所以当初去发行站是因为与文字工作靠边,离得近一些,不能做一名名正言顺的记者,做一个发行员也好啊!直到后来我们供职于一个报社的新闻调查部门,老杨才算真正圆了自己的记者梦,这段路对老杨来说,可算是走的曲曲折折,坎坎坷坷了。

以老杨的体格和实力,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更加能挣钱的工作,不像我这样从小家里就宠着、惯着如今却四肢不勤的人,只能选择这样的工作混口饭吃。老杨之所以在这样的清水衙门坚持,源于一个字:爱,对文字的爱。记得有一次老杨请我在四方肘子吃饭,看着他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很满足的样子,当时我就想,文字真是害死人,让一个人痴,让一个人狂,让一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去年,老杨告别了他为之坚持了数十年的城中村生活,在一位远在内蒙阿拉什么旗的地方寻找新的发展前途,但从稀稀拉拉的信息中知道他混的并不比我好多少,从此也就断了继续留在难州的后路,没想到翻过年不到一周时间,他又只身浪迹北京了。

现在的老杨成了实实在在的北漂老愤青了,只是,和那些混迹于茫茫都市人海的北漂青年不一样的是,北京对他来说是一座孤岛。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但愿老杨在这座孤岛上找到自己的一叶扁舟。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