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来北京打工的第一根据地:肖庄(原创)  

2013-04-16 14:5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肖庄,不想家是不可能的。因为住在二楼的彩钢房里,顶上有飞往五湖四海的飞机的轰鸣,不远处是从不停歇的混凝土搅拌声,再就是汉话一下英语一下的报站名声。当然了,窗外就是修民房的,敲砖声,搅拌声,还有那个当小工的农妇一个多月不停粗声粗气的说话声。奇了怪了,远离繁华也这么的吵!

      我的老家,当你干活或放牛放羊出家门去沟壑,那种宁静和凹下去的开阔总是让人怀恋。当人从高的塬上一步一步往沟底沉降时,那种由无边无际的阔大到收缩,犹如仙人悠然从天而降,惬意是再自然不过了。春有草和花,夏有雷和雨,秋有实和霜,冬有风和雪,一年就这么在一种不言而自得中过了。真的,乡村的养生是养生者体悟不来的。

     出了北京西客站,我也有置身沟壑之底的感觉,那感觉仿佛在提醒着什么,可我是一个悲观的人,实难悟得其中的奥妙。在焦虑中,我落脚于肖庄。也许我初到还是北方的寒意料峭之时吧,我一眼就相中了这个不用出入主家位于房顶的彩钢房。我是这个房子的初恋,因为我确定住了,主家才拉电线安灯。半生的漂泊,我对现实索取的越来越少,现实能给予我的也就更少。稍作洒扫擦拭,置床放被,搓搓干涩的脸,舔舔起泡的嘴唇,焦虑的就这么住了。

      水在做肥肠的临时窝棚里,饭在走一里多的村道边。最便宜的是离牌楼不远的早餐点,稀饭,紫菜鸡蛋汤,馄饨,丸子汤,韭菜馅的饼,牛肉馅的饼,尽情享用。如果要吃午餐或晚餐,再往村里的方向走,到了,就这家进门的地板砖被鞋底蹭得发黑的饭馆。坐了,如果不到饭时,就找找老板。老板在慢条斯理的给你做饭,狗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走够了,想在哪卧就在哪卧了。刀削面,炒饼,火烧,还有菜,对了,不是熟客是不会知道的。

    抽烟,抽烟,喝茶,喝茶,起身可以方便了。下了楼梯,穿过这条进村的路,侧身绕过位于厕所边的杏树,大半不用关上厕所的门,尽情的抛洒,吁着长气坦然地释放。世上再没有这一刻让人放松了,上来站在门口,不用抬头就可以很满足的眺望了。太阳从我的面前升起,它又跑到我的身后落下。高大的杨树覆住了房子,模糊了偶尔出现的人,哦,又是一个大人,孩子呢?杨树絮花过了,叶尖出来了,有绿了,那绿仿佛是专为看它的人才绿的。厕所边杏树也开花了,白中有点粉粉的,有飞虫,飞虫也可以喘口气了,他终于要撷花汲露了,他活回了他的尊贵!

        房主是一对憨厚的老夫妻,他们幸福而平淡的过着。他们不问我要身份证,他们更不催要房租,你欠了他的,他仿佛还像躲着你,因此,我不叫他们房东。村口有几位满脸褶子的戴红袖箍的类似儿童团的老头老太,再就是等人的司机,打牌,较劲,可眼睛却在看着路人。在他们面前,未开口之前,他们哪一位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爱!

     我的北京,我的肖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