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来北京打工的第一风声:烤全牛(原创)  

2013-04-07 13:5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霾是一个上至中南海的主人,下至我等打工之人都关注的事,风,风在哪里?我想起了在鄂尔多斯的时候,那风从漠北刮来,夹杂着雪花冰屑,斜插着刮向地面,力道大得出奇,迎风或背风而行,都能切肤感觉到风的切削,自然对生命依然有着让其挫骨扬灰的负能量。在念风的有霾的日子里,我回到了去年在漠北的时空,烤全牛,对,烤全牛!

        我初到鄂尔多斯,接待我的是景区的副总,他内退之前是乌海的一个小学的副校长,在这儿,人不称其副总,而称其为书记。他和我闲聊时一再说起烤全牛,在咂摸美味时,表现出神秘和神圣的意味,我觉得烤全牛可能在我的打工旅途中要檫肩而过了。割草,放湖里的水,让漠北的风劲吹,打扫景区的卫生,忙碌中烤全牛真的有拉动景区内需的响动了。

     第一个烤全牛的只缺了四蹄和内脏的肉牛拉来了,几个壮劳力从车上抻下来,烤全牛师傅便指挥着和众人将牛上了架。也许我不得干力气活的要领,或者我本就对烤全牛好奇,书记指定我给师傅打下手。我和师傅先将牛身形调正,让牛在架上看起来像前后蹄跳跃式向前仰头狂奔的样子,然后是清洗牛内外表面。来了一个人,和师傅说了一会话,师傅让我去找大盆,他动手割两个牛后腿。架上的主轴钢管后首落了底,缺了两条后腿的牛像狗一样蹲在了架上。洗净后,师傅便给牛身上洗擦盐水。末了,用刀把牛的四肢内侧的肉劐开,往内填辣椒、茴香,还有一种树叶一样的调料,最后,又用调料把牛的内部搓擦,填料缝合肚皮。烤牛炉的火早上就架了起来,晚上,烤牛师傅估摸人快要睡觉了,才找人将牛上了炉。第二天中午,吃烤牛的来了,原来是老板弄了一帮人,据说是上海还是北京的一个关键人,要给老板弄200亿让他盘活他的房地产,当然,这也是大家所关心的,不管前景如何美好,起码大家的工资肯定有戏。当然,载歌载舞,蒙古人的热情和好客在不谈钱时依然让人陶醉。敬酒歌,主宾要吃头一份,待客之礼压住了金钱的傲慢。吃烤全牛的主宾走了有一段时间了,200亿可能说完就让漠北的风给吹了。书记说,这不是烤全牛,它缺了两条后腿。

      第二头烤全牛在我早上打开炉门时吓了一条,这头牛是给旗接待办弄的,它的一只去掉外面角质层的角折了,耷拉着,因为火大,浑身的肉爆裂了,骨架清晰可见。我踌躇了一会,给书记打电话。书记来了,他一看,就慌忙打电话。他目光滞呆的看着我,我的血压高了,我得去吃药,书记说完就走了。书记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真的好人,只是在做好人遇到不可抗外因时做一点妥协,过后立刻回到做好人的轨道上。他是我见到的一个真正的孝子,每天估摸他母亲睡觉之前都要打电话,嘘寒问暖,从不间断,我是亲眼见了的。熟人社会可能真的能办事,烤砸了的牛最终让我们大张旗鼓的给送到了旗接待办指定的酒店。美丽中国的这个地方的美丽姑娘献了哈达,敬酒歌唱起,这头烤砸了的全牛上了豪宴。看着里面的大屏幕,原来是一个省级信访接待。书记在心放下之后,笑了,“这让老百姓看了,原来这些当官的是这样大吃,不把老百姓气......吓死!”看着里面这些吃烤砸了的全牛的官员,可知有话肯定没地说,尽管他们吃饱喝足后坐在车上和当地的老百姓差别不大。

      从那以后,我和一个大师傅老杜搭帮烤牛。老杜是一个胖胖的离过婚的老男人,他读报,报纸像是买东西时拿来做包裹纸用的,他的枕边有一本两千多页的毛选,他时常毫无厘头的告诉众人,他很幸福,他真的很幸福,他现在不知结了还是没结的女人是如何对他好,尽管这个好省略了千言万语。老杜管师傅的活,我只负责烧火。这样,我有理由吃真正的头一份了,尽管不厚道,但我得尝尝烤全牛熟了没。我觉得味道就是一种经过非明火炙烤和熏蒸的牛肉味,它让吃的人吃的是一种霸气,超级霸气。我俩合作的第一头烤牛又送到了接待办。和第一头烤牛结果一样,肉绝大部分拉了回来,但烤牛的霸气是一点也没有了。

     老板又组织了一伙人来吃烤全牛了,据说是什么儒学与现代企业管理的老板班。仪式举行了,政协的头也把话给讲了,烤全牛依旧是让把烤得暗黑的肉皮层给剥了。在值班当中,酒店的小伙给我用足盛半斤的银碗斟了满满的一碗五粮液,我喝了一口,继而仰脖一干而净。睡吧,不洗了,睡吧。

      我走的时候,拿到的工资就是我和老杜烤的第一头牛,还是老板开口跟接待办讨要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