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绅士 在底层一(原创)  

2013-09-27 12:1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知道自己被谁牵挂,扒拉扒拉自己大脑的牵挂储备就知道了。吊诡的很,我来北京也牵挂了一个人,我不知他姓甚名谁,就有一种感觉,他是我漂泊中见过的那种甘肃会宁苦读的高考复读生的风貌,皮肤经风吹日晒却不乏细腻,他穿一件旧灰色略显不合季节着装的西服,老习惯披着,坐站总有一种仿佛来自生命抗争的硬气,戴一副茶色近视镜,在被遮挡了眼睛的神情中,有种超然和飘忽的难以捕捉的无奈。我对他有了兴趣,苦于如空气一般的时下人际氛围,就像给自己大脑贮存文件一样,取名“北京绅士”。

        一个人漂泊在良乡,就地名而言,良乡,良乡虽好,非吾家乡,更没有亲人。悠闲的日子,我便去一个小区的休闲广场枯坐。上了台阶,略显空旷的广场只要天不热,便有中学生在此练一种类似高能电离离子运动状态的街舞。往里,在彰显小区名号的雕塑后面,是三棵高大旺相的梧桐树,树两边是有顶的带可坐围栏的两段曲廊,曲廊很通透,坐着似乎可以吸纳天地之气。我常坐左边的曲廊,因为坐那对一个漂泊于此的人可以更好的让时间快快流逝。我坐近在一个白色的干净的垃圾桶旁,垃圾桶里塞满了看不清的东西,它旁是很多的饮料瓶,还有一个洗脸盆,盆沿搭着折叠好的毛巾。再远一点的是一席可睡人的铺头,下层用两层纸箱板与曲廊地隔着,一边掖着用来防雨的团起来的塑料纸。其实,我早在看那个年轻人,他正坐在矮凳上趴在宽如坐凳的围栏上写什么。他习惯性的沉思,远望,当然,远望也只能到街对面而止。他在记账,不会,一个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生存,如此专注的记账应是不远处马凯同志才有的,写情书,写家信,写入党申请书,写十三五规划,不会吧,他太绅士了,绅士到你只能用绅士去绅士他。我突然为我的无聊和无所事事羞愧,他如此专注,如此的让我看得见自己在羞愧,不,我要揭穿他,我要去掉他给我跟着别人休闲而休闲所造成的威压。他还在沉思,远望,一切都是那样营造在崇高的氛围里,我,不,我去看老头老太下棋玩牌,我要去点拨臭棋!

        也许顺路,也许本也在自己漂泊的浪沫里漫湿就那么几个点,我还是去曲廊枯坐。他在我去的时候,总在沉思,远望,书写,老显得我自己无所事事,不去全面建设小康,不去用中国梦麻醉自己,我简直痛恨起这北京绅士。哦,我环顾四周,美丽良乡,美丽北京,他这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尽管我一再的否定这是装饰出来的。

       可最近几次,我却见不到他了。那个曲廊来了两个中年流浪汉,哪个都比北京绅士强壮。开始他的白色垃圾桶储藏柜还在,后来他那被精简的铺头还在,再后来能表明北京绅士存在的物什一件也没了。曲廊在两个中年流浪汉肆意推进下,脏乱差,两个人大白天喝酒酣睡,吵架,说离不了性的脏话。我是释然了,可以幸福的在北京良乡的某个小区枯坐了,下棋打牌,打牌下棋,和谐而具有中国梦腾飞的几丝迹象。

      我突然发现,在他老沉思,远望,书写的地方,廊柱上留了一行初中生的话,涿州什么地方的人到此一游,也许是他吧,但这不是绅士所为啊。我想他是不是去中南海了,希望他诗意的栖居能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