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春运的B面 观风纪一(原创)  

2014-01-27 21:4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总觉得春运是个没事找事被权力一再放大的事,就跟春季要抓青苗和计划生育,夏季抓夏收和防洪,没事找事总好过有事还找事,就这样了,什么事好像都得权力罩着才能运转,譬如春运。回家,不适逢春运也不符合权力营造的中国式生存。回家是因为离家,不能问为什么了,春运的起始是回家,拧巴的很,因为它应该是春运的B面,离家才是它的A面。

  当春运在权力营造的舆论氛围中抓挠人心时,便有几乎所有认识的人为一张票筹划。该回家了,去车票代售处一问,两个选择,高铁一张,无坐票一张,我选无坐。出了地铁站,便找进站入口,南北检票入口皆遭拒。经志愿者指点,我在北京西客站乱找,皆因我的进站是临时的。低头找路不管用,就抬头找路,顺着贴在柱子上的的招贴,竟然顺利入站。临时候车厅竟然是彩钢房,我愕然的是我竟和彩钢房竟如此有缘。大厅全是川音,看来我上了川人来京务工的临时专列。夹在或坐或走动川人中间,我知道自己是无坐的。买了一凳,就面对着卖凳人坐了,想坐的舒服点,人便倒地,惹得川人的推搡和不满。我乐了,举凳向卖凳人示意,在一个网络无处不在的时下,卖凳人关心完让我加钱买不会摔人的小马扎。进站了,武警喧宾夺主,指挥回家的人回家。“磕死了碰死了对谁都不好!”我万分肯定这种表述出自行伍之人。

   我是2号车厢,一进车,几乎所有的人都由衷的或欢呼或面露欣喜,这是一列卧铺车。可坐的宽裕,在车启动后,人人有座,经过和列车员友好型的扯皮,中铺和上铺不竟可放行李,已有人惬意的骂着老子睡卧铺了。有座还可睡,人的尊严有了,有人说卫生间太挤,有人说车厢太闷,有人说太热,也有人说暖气不热,列车员都力所能及的予以满足。为了解决闷的问题,列车员竟然在车行进中守着车门开门通风。大家在尽情的享用自己所带的美味,有人酣睡。列车员几乎一直保持了车厢的清洁,一个获得尊严的回家之路。我一直坐在靠窗的位置,凳子让一个年轻人早早坐了,擦了别人饮料瓶上的泡面的油污,竟也落了春运途中一个唯一记忆清晰的好人名声。

  出了西安火车站,去找回家的大巴,问了车站无票后,让专线人员忽悠了几个来回。暴走中,黄牛跟来了,跟着黄牛,我从车站人员手里拿到了一张没有任何加价的卧铺票,黄牛将我领进站,还和我开玩笑式让车站人员验了票的真假。黄牛可能暂时没有猎物,和我诉起了苦,管得严,好人不能做。

  卧铺车开动了,家乡口音是这样的,“这东西放货舱,硬上车,罚款你负责!”“系好安全带,谁不系罚款谁负责!”抬眼处,上铺的两个安全带已坏。烟味脚臭让人窒息。

  近乡了,皓月东升,我终于冲出了雾霾。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