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高渠的三个“残疾人” 寻根十四(明灯一盏在天边 著)(原创)  

2016-11-08 13: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地方到底是不是美丽乡村,看三样人就知大概了,这三样人即老人、孩子、残疾人,老人最本质的意义实为人生之果实,孩子自然为希望,其本意就是幸福,残疾人自然就代表了所有口头的书面的指示的讲话的等等落地的美好。我说说我们高渠的三个“残疾人”,他们被视为或就是残疾人,这三人可以盖棺定论,人生没有可回旋的余地。
  第一位是爱玲(这个名字很女性化,但他是个男人,这个名字表达了父母对孩子的爱和希望孩子聪明之意。玲即灵,方言中将聪明称为“灵”),他和我可能念到了小学三年级,同学了几年,名正言顺的同学关系。可能是念书不开窍,还是怕受冻,怕吃苦,他早早回家早上躺在被窝里不用上学了。后来,他的父亲先死了,他父亲是生产队的保管吧,利用手中的权力腐败了一把,和一个丈夫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在外的年轻女人“钻”在一块,被捉奸在炕,不久,他大就死了。他的母亲是个哑巴,在生产队的大集体中,他的母亲还可以活下去,单干后,他母亲是死了还是改嫁了,反正留下了爱玲孤身一人。爱玲自己做饭自己吃,爱在大路上闲逛,农村对这样的人有一个专有说法,叫“靠电杆的”,我每每碰见都打个招呼。爱玲的承包地在我家的地上面,我和父亲往往劳作后中午回家,在山梁顶上就看见爱玲头顶烈日,干几下就不知时间长短的站下去。我父亲每每就说,“这号人活着有啥用么。”我有时想和爱玲说几句话,希望他能振作起来,活个人样,可你和他招呼打完,很快他就给你说村上谁家小两口在地里正干活的时候就”捖蛋蛋“(就是抱在一块打滚),哪个老汉又串年轻媳妇的门了等等。几年前,我问我姑父,在大路上怎么碰不见爱玲了,我姑父看看我,“死了。骨头都化了吧。”我心有不甘,又问了我的父亲,我父亲说:“爱玲死的怪,人说死的时候叫鬼缠上了,他走路的时候,就无端向后翻(向后转身),说你跟着我干什么。有个老汉让爱玲去侍候他,老汉死了,就缠上他了。爱玲吊死了,死了案板上还有打的猪肉吊子没吃完呢。”
  旦旦(这是农村人对小孩子的昵称,由于我说的这个”旦旦“在村人的眼里一直没长大,官名至今没人叫,就叫小名)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比我大几岁。他那时很老实,让我这样的”革命者“用拼凑起来的绳子五花大绑起来,站在粪堆上低头认罪。还有赤子时期由于父母和大人们的影响,模仿或窥视性的秘密,我至今并不欣赏野蛮成长的历程。他念书时给我的记忆是老拿一个修水库或红洪渠(就这么叫,就是如红旗渠的引水工程)时用的钢钎,时刻防备别人欺负他。再后来就是他小偷小摸的手比我要快得多。再后来我按部就班读书,他还在疯长。农村流行电影《少林寺》,那部电影影响太大,不几年,他就公开给人说,他去少林寺了,并且学来了武艺。到他结婚的年龄及过了结婚的年龄,他只是对电视剧感兴趣,电视剧看了无数,他只能说清一个角色名字,就是陈真。有人公开鼓动他要“留种”,等哥不在家了,去藏在家里,晚上上嫂子炕。慢慢的他也老了,牙从来没刷过,是龋齿还是烟熏火燎,牙是矮矮矬矬的小黑块。他拿起了烟锅,除过对电视剧兴趣不减外,还有对纸烟的兴趣,他身上仅有的憨厚被现实洗的干干净净。他的母亲已逝,老父朝不保夕,他就像狗(没贬义,只是对客观的描述)一样蹭饭蹭看电视剧。而我父亲,却一再对他有个评价,“从不生症候,放着生产队里是好劳力,不缺勤,天天有工分。”
  刘栓(即留和拴,就是要留住宝贝儿子的意思)的父母据说是一母所生的龙凤胎,将女儿抱养他处,后这对亲兄妹还是亲姐弟结为夫妻(这种很难让人归为实为是乱伦的乱伦,因为这个血缘关系是个秘密,龙凤胎被认定今世是命定的夫妻,天意不可违,他们的上一辈操持了这一切)。刘栓降生后发现患有小儿麻痹,他的父母求神问卦,置席饭,烧香纸,礼敬讨饭之人,但刘栓病情并没有好转,这也导致他似乎从没上过学。按说亲兄妹或亲姐弟结成的夫妻,应是恩爱有加,可这对夫妻不断诅咒辱骂,打架连连,可悲的是以神的名义使阴招,相互置对方于死地,刘栓就是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长大的。刘栓长到有胡须了,长到一拨又一拨的孩子欺负着他长大了,他只会表情僵硬可怕的吓唬小孩子,弄点柴火。在我家,我一旦给刘栓发烟并点上火,我父亲就会破口大骂,意思是刘栓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就没有资格抽烟。但有一年,我发现阴雨天我家的承包地里有两行深深的车辙,我问谁干的,我父亲说是上头来给刘栓看病的,我父亲说是好事,他看着车压了自己的地。现在,据说刘栓唯一的爱好就是下午去看女人们的广场舞,他跳不跳就不得而知了。
       这三个“残疾人”可看出他们没有著名智障人士舟舟的成长环境,所以他们成了这个社会彻底无能无用的人,我父亲的态度就代表了农村人的看法。深究一步,其实他们只是没有这个社会所谓的“聪明劲”而已,我父亲就说他们在生产队是可以活得很好的(当然是相较而言),三十年,他们死的死了,活着的日薄西山,不说也罢。但这个社会又产生了比这三个“残疾人”更不易识别的“残疾人”,他们只认得钱,其他都视而不见;他们只会消费,不会做人;他们只有抱怨啃老,没有担当和责任等等,这些又是没道德没信仰的残疾人,他们“无能无用”但祸害不浅,这样的人正在大批量的涌现。
       美丽乡村并不是几多外表的“美丽”,真正美丽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总不能按下葫芦浮起瓢,嘴上美完了就以为真完了,死了还有吃不完的猪肉吊子,天天拿电视剧取乐,现在还可跳跳广场舞,这怕不是美丽乡村的应有之意吧。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