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讲故事的人为何要给“丈母娘”脸上抹黑?  寻根十九(明灯一盏在天边 著)(原创)  

2016-12-01 11:2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节按计划原本是要写“《墙外》记事”的,可上一节中一个问题总觉言犹未尽,故需续上一笔。
  上节中关于“女婿钻丈母娘被窝”,说到原本有丈母娘在脸上涂了锅底灰情节,我觉得不合理性,舍弃了。我的一理性,但又否定了另一理性,就是我违背了“瓜女婿系列故事”的主题,就是我把“女婿”给变聪明了,导致所谓的故事走样或者干脆讲不下去,失去了故事的趣味,也没市场价值了。
  故事的原样是这样的:丈母娘脸上抹了黑,女婿钻到被窝里只知忙事,完全不知。第二天,这家男人们发现女婿脸上有黑,女人们发现“丈母娘”脸上有黑,为什么就他们两人脸上有黑?他们干什么了?这就是讲故事的人要突出讲的,结果是在没道德没信仰的氛围里大家乐了,笑了,笑哈了,笑尿了。对这个故事,原本设计是非常的合理,有瓜女婿就有瓜丈母娘,丈母娘自作聪明,在黑夜里况且是在被窝里害怕女婿发现她这个丈母娘将女儿调包,就给脸上抹黑让女婿在黑夜里认不出自己。而女婿一锅饺子吃完了还不知是什么馅,只顾像公牛一样犁地,完全不知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从以上两段分析可以看出,我显然处于理性认为他们不具人的行为,起码不具正常人的行为,他们的心智都是处于青春期前期,或者还要处于前期,也就是他们悲催的只具有类人猿的心智,我先入为主,认为这是“胡谝”,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又显示出我的不理性。问题是,这样的故事一直在讲,还在流传,大家脑子一片空白,等着讲故事的人“喂”他们故事,他们随着讲故事的人的节奏进入情境,进入角色,乐得要死,亢奋得要死。
  那么只能说,这样的故事正是青春期前期心理禀性的讲故事的人讲给青春期前期心理禀性的听众的,正是他们都在相互乐呵中,无人再多想一想,无人去追问,更无人去反思,大家相互同化,相互较劲着无知、堕落、卑贱,来耗尽自己的有生之年。
  三十年,随着老一辈知识分子的谢世,成长起来的作家根本和知识分子不沾边,更不具文人情怀,遑论忧国忧民,个个都是精明的生意人,一个表象就是爬格子的都成了挥毫泼墨的,一个字或一幅什么的值多少人民币。三十年,我不读文学作品,起码我根本不主动去读,我就希望作家们能贡献一个知识分子的形象,但我觉得我白活了,没有读到。在影视剧方面,倒塑造了一个需仰视的光辉伟大形象,他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就是一个知识分子,但用文字塑造这样的人,这样具有难以企及的完美知识分子的作品读不到,我想,该是时候给读者贡献这样的人物形象了。
  我想,讲故事的人不仅要使“丈母娘”脸上不抹黑,更要拂去自己心中的黑,这样才能自己亮堂起来,别人也会亮堂起来。我想,脸上没黑,人才会有脸、有尊严、有人格、有道德、有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