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我  寻根二十二(明灯一盏在天边 著)(原创)  

2016-12-15 12:4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身上一直存在着严重的身份认同危机,就是我到底是个干什么的?有时面对非常切身的恶俗势力,我不得不从人民斗士人民领袖习近平主席身上汲取正能量,以对抗这种几乎将我翻转的力量。我到底是干什么的?余以为,我是作家、思想者、学者,窃以为吾为学者,足为社会科学特别是时下社会科学领域学者之楷模也。
  人的评价来自四个方面,社会的、体制的,自我评价以及历史的评价。我的户口本上我的职业一栏是编辑,单位是兰州报社,后来我才琢磨出单位名称是个陈述句。我在我们当地的名声是记者,缘起皆因2003年我关于我县玉米制种的采访。十多年前,我家修房子,我看师傅贴瓷砖时,师傅边干活边聊,说高渠出了个作家,然后又说高渠回来了一个记者,当有人说他说的这两人是我,师傅一下干不来活了,怎么也贴不上瓷砖,我只得走开。我生于农家,自然就是天赋的农民身份,那么经过后天的努力,我都是些什么身份呢?在民营公司时,一般工作人员,饲养员(喂奶牛);在民营学院时,是教务处干事,班主任;其后还做过蜡烛工、印刷工、建筑小工、报纸零售员;在报社时,做过统计、副站长、站长、站长助理,同时还是发行员,记者,拉广告软文的记者;在兰州做校对时,客串过编辑、作者,有些纯属原创(做作文辅导书时写过整章学生作文以及作文评论),稿件少时又是库房的民工;在景区时,做过办公室闲散人员、酒店库管,同时还干过烤羊师、烤牛师,还配过菜,有空又是踏实的民工;在北京做校对,后期多做编辑工作,同时又是一个疯狂的网络博客作者。这些几乎不可能统一到一个人身上的身份在我身上出现了,显然这不是冲着挣钱,而是不折不扣的丰富的生活阅历,这是用来“讲故事”的富矿。当这样做的时候我发现时代在变,读者更在变,作品的愉悦性已是浅薄之事,便对这一切开始反思,我想,文人是少数,真正的文人更是少数。
  作为作家,我有成长和生存三部曲,80多万字,以及其他一些通常意义上文学作品。作家我是最不愿意往自己身上贴的,因为乳臭未干者亦称,况且它如经理一词泛滥却没经理之实惠。但出了书入个作协就可以脸不红的自称了,我暂且这么说,80多万字是我写出来的,况且还有自己誊出的清样。
  作为思想者我有“肖庄三论”,即论改革开放系列(27篇),寻找价值观系列(44篇),大字报系列(55篇),以及其他以扎木河笔名写的评论。思想者有原创者亦有告诉人常识者,我成系统地表达了我的思想,这个是当之无愧的。
  作为学者,我想学者不管怎么折腾,他干的都是个良心活,这儿先排除掉“螺丝钉”和为稻粱谋的,谁将自己想清楚了呢?谁又用笔与大家分享他的“想清楚了”呢?作为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对自己都是一本糊涂账,还指望他把我们的纠结心结解开吗?在北京做校对时,我老发现学者的“阴魂一笑”,偶遇“灵魂一笑”余引为幸事,我有寻根系列,是足以让我傲视诸位。
  在我的身份问题上,我就是这样认为的,尽管这些身份没什么实惠,它也是我穷尽心智精力做出来的,我自然非常看重,也异常珍惜。
  
                         完
                         杨从江
                         于北京房山肖庄
                         2016年12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