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奶奶的大槐树(中)  寻根五(明灯一盏在天边 著)(原创)  

2016-06-10 11:3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放前,大集体即生产队劳作,与人接触或合作不可避免,至今忆及我都认为我们村的人欺负乃至有谋害我奶奶性命的企图,但我奶奶对内或对外的粗鲁好斗,咒骂人张口就来,她像野兽一样扑打乃至撕咬,这都张扬着她恶人的面目。对外,她的好斗几乎让她吃尽苦头,也让别人吃尽苦头。我记忆中她和生产队记工员的撕打,我的记忆是我在场。可能是记工员明确要给她少记(我奶奶干活不靠谱,干不到地方也没效率,但不妨碍她干得热火朝天),我奶奶扑上就撕打,撕扯中她揪裂了记工员的单裤(好像是深秋,很冷,大家都穿得很单薄),记工员发了怒,“用铁锨把打坏了我奶奶的一根手指”。此事至今我叔父记恨在心,在向我这代人传递。我奶奶和邻居打架就不计其数了,我的记忆有一个场景,她一个打着我邻居一家。我奶奶和邻居男人双手高举抓在一起推拉着,邻居男人的小胳膊肚一块被咬裂的肉耷拉着,而邻居男人比我奶奶高一头多。邻居的女人帮打架不知如何下手,还有他们的女儿,都好像手忙脚乱的对付着我奶奶这个“野兽”。现在忆起,如此邻居不是当年城市下放双职工,我奶奶就会被打残。集体劳作,总有可以整人制人的招数,我不可能见的危险不知有多少,但我亲眼见过我奶奶架辕用架子车上坡拉粪(生产队架辕者属主要劳动力,工分高),拉到半坡,掀的人(车后和车左右助力者)突然全撤手躲开,等着看我奶奶车翻人伤(这种情况,遇上崖边或又长又陡的坡,这么干会要人命)。我奶奶几乎是爬在地上拉拽着这个几乎在后面把她要勒干的架子车,她一手压辕一手抠地,让车回到了安全地方。
  对内我奶奶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咒骂人和打架。我爷爷不是她的对手,全仗我父亲裁断。可以看出,我奶奶再怎么横,对我父亲表现出了过度的服帖,只要我父亲调门很高的吼两句,我觉得我奶奶就像狂叫狂咬的狗(我这么说我奶奶不带贬义,只是一种主观对客观状态的反映)立刻悄无声息的回了窝。我三爷爷一旦从二队来我们家,我奶奶就连骂带打往出赶。而我三爷爷好像很害怕他这个嫂子,很快跑远了才和我奶奶对骂,我奶奶一撵,我三爷爷就往远的再跑一点。而我母亲好像一直害怕我奶奶,和我奶奶共处时,我觉得我母亲老处在一种防备的状态,要么准备挨打要么准备跑,可一旦这样我母亲转眼就把气撒在我父亲身上。
  开放后,合作和集体共在对我奶奶干脆没有了机会。一个深秋她去割蒿子(用于烧炕),跌坏了腿,而背她回来的就是被她咬烂胳膊邻居的女婿。此后,我奶奶年老加腿脚不灵便,一生“在战斗”她终于消停下来。可他依旧咒骂人,几乎见人就骂。那时我大了,被骂的人在无声的看我,我却不能让无事生非的我奶奶闭嘴。再后来,我也是一个在别人眼里的成人,我奶奶再这么干,不甘受辱的村人就将矛头对向了我。我知道我奶奶不可以言辞所动,他终于逼急了我,我吼道:“再骂,我把你从崖头掀下去。”我奶奶一慌,她确定我会这样干后赶快闭嘴走开了。从此,我和我的父亲一样,也可以管住这个疯了一辈子的奶奶。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