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性在我们的爱情中 杨从江谈爱情(五)(原创)  

2017-11-29 12:5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去骂个人!”两三年前去石景山看一个朋友,朋友说完把包往我怀里一塞,就急匆匆地走了。她在我七八十米的地方和一个门房老头狂吵,我虽离得远可颇觉难堪,她在“骂老”,那是一个上世纪的部队机关家属院,她非常生气门房老头拒收她的快递,认定门房老头在欺负外地人。一会她亢奋的来了,说:“为老不尊,当大不正,骂的就是他!”我说:“谁都有老的时候,他是个老人。”她和我“三观”基本相左,可在这点上是彼此认同的:这些已经过人生奋斗期的年龄上老了的人,他们浑身满满的特色优越感,从根本上就漠视现在正在奋斗的人的苦难,对显在的和隐在的苦难视而不见,这就给了正在奋斗的人这样的印象,他们为老不尊、当大不正。在谈爱情的论题下关注该论点,我也有一种冲动——我也骂个人!张艺谋这个老狗日的,做烂片,造烂货,在新常态下拿出了后手,和小妾带着几个孩子在爱情的画皮下做模范夫妻,满满的特色优越感!那么本文所关注的焦点无疑是性,是出于动物本能的性。在爱情论题的涵盖下,本文并不是去突破什么,而是关注性来自外在几乎是公开的影响,这个影响都爱听爱谈,但一直不在台面上,在下认为话说开了说明了说透了,这样更利于我们的现实生存,当然也就把爱情从性的泛滥中区分了出来。
  对于性的泛在,我们是经过一段全民做圣人的时期的,那时隐秘的性是私下秘密流传的黄色书籍,这些书最大就是写些偷情和非正常婚姻,关于性的描写是很粗糙的,就是流传下来的古黄书,因为写得很文,几乎就是标语式刺激,和现在的大家所作的“黄书”和网络大神的杰作相比,这些当时流传的黄色书籍就是圣书。但性在口头上是公开的,不过说到兴奋处要看一下场合,按在下对生活的体验,当时性在吃饱的刚性下并不怎么刚性,大人的偷情,出去的群体的大小孩子群交并非稀奇事,因为当时的大小孩子都营养不良身体发育迟,一般只是一种性游戏。
  下文才是本文所要谈的性的外在影响,即在科技支撑下,性的泛滥与科技发展同步,这也刚性地证明科技是为人服务的。它大致经过三个时段,因本人力求把话说开说明说透,在下身在其中。
  我最早接触的性影响是看黄色录像,这些黄色录像以港台片居多,大多是过火的三级片,以叫床和男女裸体缠绵为主,乳房是尽挑逗之能事的,性器几乎不出现,即是黄色录像,也只是真皮出演占的分量大而已,收敛点的会贯穿万恶淫为首的意思。即是欧美日的黄色录像,虽动物性性交毕现,但还有性爱的底线,即是性的兴趣,性行为合乎生命体的步骤逻辑,男女合和,几乎注意了人的对性演出的审美需求,从现在来看,这在注意分级情况下是可以被社会接受的,也对爱情有正向作用。这个从当时社会传播来看,因科技手段,相比后文所谈的,影响面还是有限的。正是这些黄色录像的有限普及,国人对爱情在传统美德基础上有了新的认识,知道性交不仅仅是造人,还可以那么美,但没人敢公开声称那是美。这时张艺谋之流对社会是正能量,也引领了那个时代。
  接下来就是性的个人有条件观赏,这得益于科技,即VCD的普及,黄碟几乎有条件的人都有珍藏。这时黄碟所呈现的失去了最初的唯美和注意美,向变态、猎奇、人的堕落毁灭方向呈现,社会变得浮躁,及时行乐至上。性变成了色情业,群交乱交,性器充斥荧屏界面,出演者毁三观,玩弄性器,作践毁坏毁灭性器,不断在所谓猎奇下将人推向无羞耻无分辨无思想无意识的纯生物体,将人的本能冲动变成了暴力,毁灭人种的暴力。爱情的柔情蜜意彻底退场,性成了毁灭人自身的暴力。
  网络的普及以及手持智能终端的普及,彻底满足了人为所欲为的任性,性彻底娱乐化,成了杂技表演,不断冲击性器的可承受力,性成了惹人厌烦无处不在的存在。如此可知的时空,彻底将人的希望和底线击穿,人彻底对任何事物失去了信任和兴趣,乃至人生的神秘感。而在此时空下先进科技助推了人的堕落和给足了堕落的便利,爱情成了一个笑话,爱情成了落伍、怀旧、保守、老古董,因为没有人不知道爱情那点事,那点事让人气馁失望绝望,大家拒谈爱情。而张艺谋之流们也玩不下去了,回头下凡,以一个悖拗转身重新上路,但我们却没了爱情,在张艺谋之流为我们的爱情增添美的时候,却把道德公序良俗遗忘在张艺谋之流的出发地。
  在肖庄闭关这五年,我也挨过骂。我和首段提到的朋友在公主坟夏天的街道上走着,我看到她后背腰部有一道衣褶,我想知道是不是赘肉,就捏了一下。她一回头:“老流氓,你摸我!”我像被人勒掯了,愤愤不平地说到:“骂我流氓不行吗?非要带个‘老’字,搞得我跟惯犯似的。”而看看人家张艺谋,至今还没被人骂过老流氓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