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现实的逻辑  杨从江谈写作(四)(原创)  

2017-06-27 11:5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子在我国东北时,鬼子也是禁烟的,就是禁止抽大烟,可在抚顺的千金寨鬼子却网开一面搞特色,是不禁烟的。这儿给“农民工”创造了打工的极乐世界,下矿搞来钞票后,就逛窑子、进烟馆,特别是进烟馆,享受抽鸦片的止疼快活,尤其对这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累得要死要活的下矿井的“农民工”超有吸引力。现在假设一个情景:一个正要一脚跨进烟馆的年轻“农民工”被我拦在了门口,我怀里抱了一大摞书,有韩寒先生的《三重门》,有铁凝同志的《大浴女》,莫言同志的《丰乳肥臀》,贾平凹同志的《废都》,陈忠实同志的《白鹿原》,格非同志的《江南三部曲》,张炜同志的《你在高原》等等所谓的改革开放后的大家名家的旷世佳作传世名品,我说:“小伙子,从里面挑两本读一读,再考虑进不进烟馆。”先不要急着要这个事件的答案,我们先进行下面的讨论。
  我们知道,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写什么说什么是有要求的,不是有没有道德,守不守法律这么简单,而是有政治红线。我们高倡的是文学为人民服务,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学不是为人民的敌人服务的,看似宽松和相当自由,但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一旦运笔行思,这样的预设往往是非常靠后的,他在意的是表达,酣畅淋漓的表达,当然这对考虑市场或还有更精英的花花肠肠的作家不是问题,本文不予讨论。但较之时下,说的过头点,力度大点,狂妄点,狷介点,面对一盘散沙的读者群,起不了什么浪兴不了什么风,也就是说政治红线也是有弹性的,只要不是压得过紧过实,弹起来基本都会平安落地。也就是说作者的语境是相当宽容的,就看作家的努力了。但我们的文学风向标即各种奖项是如何引导的呢?就拿茅盾文学奖来说,对我来说我竟然关注的是它的奖金,从我知道的最初奖金10万还要有钱人资助到现在的50多万而好像钱已不是问题,而绝少关注作品,一本获奖作品没读过,只是看看比较权威的评论或对这个过程的评论。有时我就忖度评奖人的心态,这些给评奖作品投票的人,哪个没有几本力作,他们在读参赛作品时和自己的力作做对比是难免的,十个有十个在读参赛作品时往往看到的是自己力作的长处,如果说我的忖度是异想天开,那么为什么每次评奖领完奖金后就彻底结束了,怎么没有这些评奖者撰文鼓吹,怎么没有借着满天的评论掀起国家大奖的热度?相反越评越冷,越评越没读者,给天给地给网络给垃圾读者等等找事找让人上火的原因,但从来不从自身找原因,但这一伙人还要装模作样继续这样干下去。茅奖等等的奖,就是和党和人民有很大隔膜的奖,这样的文学风向标有引领和参照价值吗?能让文学走向复兴之路吗?
  相对于各种闹着玩或是专以搞钱为能事的所谓文学,现实依旧回避不了,况且这也是现实的另一种镜像。我校过的唯一一本小说是个孩子写的,这个孩子以“我”的口气面对电脑屏幕写了一个玩游戏通关的过程或者说是故事,写到某处他写不了了,“我”就直言这儿我写不出来了、这儿我想象不了了、这儿怎么了,就说这儿的这个什么就和某某游戏某处一样。整本小说就是打怪闯关直到通关,里面没有善良、勇气、正义、伙伴、亲人、师友、自然、动物、植物,没有天地只有打怪空间,就是写了一个失去一切的孩子在那孤独的玩,除了玩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影响不了他,只是玩,这就是这本空洞的小说描绘出的现实。相反现实的逻辑有洪荒之力,在一个写作者的写作之旅中,它有边写边明白的神奇,深入生活,生活生活,对生活存有敬畏之心,生活的逻辑,现实的逻辑就在其中矣,写出来就有无可辩驳的力量。如果真正撕心裂肺的生活过,写出来的作品就具有了洪荒之力,自有说服个人乃至社会的力量。
  现在回到首段的问题,除过韩寒先生的《三重门》,这些被我刻意称了同志的大家,逛窑子众所周知靠这些同志的作品阻止怕是人民群众不会信的,进烟馆就是政治红线,这些同志的作品有义不容辞的担当和责任,他们靠公帑成长和成就自己,他们大都是党员,大都有人民赋予的光荣职责,他们是楷模精英。这个年轻人也许挑了几本书,准备拿回去读,我说:“进烟馆不是图个痛快快活吗?这些书完全可以让你的精神愉悦快乐,也许还会疗治你心中的伤痛。”但我万万担心的是,年轻人一翻这些书,大笑,我一拦,一口痰就啐过来了。年轻人夹上几本书就冲进了烟馆,躺在烟榻上,一手端烟枪,一手举着书跳读着这些书的精彩部分,极具幸福感和获得感。这时窑子和烟馆就行善了,安排人给他找地掘墓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