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的网络新常态  杨从江谈写作(五)(原创)  

2017-07-10 12: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诗经》始,文学原本就是犹如当今网络一样各自表达,并没有方方面面的规制,写作者有感而发,或叹其悲,或歌其喜,或发其忧,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就是抒写自己。没有人会计较李杜的诗是否发在了诗刊,亦没有人计较曹雪芹、蒲松龄的小说是否发在了人民文学,更没人看作者出名不出名等着舆论发声,他们就是靠人与人的口耳相传来成就其文名的。当写作者追求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时,当是报业兴起,报业给作者付有润笔,这些润笔作者是可以养家的,青年林语堂每月有30元的润笔就可以养家(见《诗性林语堂及其跨文化传播》),明清印行的小说当有报酬,但还不至于让写作者人人想着将作品变为铅字,变为铅字当是近代,这打实是扼杀了文学的灵性,乃至扼杀了文人。
  我对文学的念想甚至起步亦是追求变成铅字。我二十多年前因投稿去飞天编辑部,寻到小说编辑办公室,是个很紧欠的小房子,里面有个单人床,但没被子,一个木靠背椅上面横档掉了,编辑坐在破旧的两斗办公桌旁看稿。他问了我投稿的时间,从桌下近两尺的稿摞中抽出了我的投稿,编辑说了些鼓励的话就将稿子交给了我。看到当时飞天编辑部的情景我内心颇为惊讶,他们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说不清了,让我看到了他们的体面是在纸篓里,里面有一个十多块钱的空烟盒。当时那个编辑又长又密的头发朝后梳着,看不出是中分还是三七分,穿着厚实的紫灰色的小西服,后来我总觉得这个编辑就是我十年以后的老板屈选先生。我跟着冯得富去过飞天编辑部,那天去的时候人多,让我一下将过目不忘的李老乡人和名对上了。在冯得富这儿我在《甘肃日报》发了一个3200字的诗歌评论(我的第一篇发文是在《陇东报》,这也是我前行的一个动因),我不禁觉得爱好者和作家是一层纸,捅破也就顺风顺水。但这篇文写得有些邪乎,冯得富交代我的时候说得很游戏,我也就以游戏者的心态写的,采用的是俯视,饱学大儒所作。在兰州做校对时假期去库房干活,在库房的一个小房子里发现了没有拆包的《飞天》杂志,可能是我的老板屈选先生作为成功商人对《飞天》进行了赞助。拿了几本回去读,记住了一个作家王新军的《戈壁与少年》,小说里面人物的抱怨是,“这球路”还是“这比路”。《飞天》给我后来的印象是四处化缘,和金昌公司这样的企业合作,和庆阳市政府这类行政部门合作,就是在封三和封底乃至中间加彩页宣传合作对象。如此,我此后放弃了变成铅字的念想。
  当人们知道开博抒写自己时,我当时浏览页面的印象是十个写作者有九个是诗歌作者,现在回头来看,写诗有三大“好处”:一是真正的信马由缰,可以随时写,可以前言不搭后语,可以一句话排大半篇,可以重复,可以说着自己迷糊的话,可以随便玩文字,可以轻轻松松给自己冠名诗人;二是规避了标点符号的运用,这给诗人降低了难以估量的门槛;三是不怕出丑。写好后就四处招揽人来看,我给你吹捧你就必须回送,否则没人跟你玩。后来在名家的努力下有了改观,人们开始重视文的质量,名家将网络的品位提高到了一个社会不可忽视的地位。接下来是名家的退场,留下的才是为文学而在网络耕耘的作者。这些作者将网络视作发表平台,不媚俗,不折节,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话说回来,这个清贫只是相对而言,能在网络发表文章本就表明衣食无虞。他们对文学的信守,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取文名乃至得到社会承认,这本就是文学的常态,源之于社会,又回馈于社会,让社会来成就自己,文学本来就是这样啊。那些以走市场为名所谓的文学,实则行诲淫诲盗之实,盗墓壮胆,杀人递刀,学坏支招,烂在性里难以自拔,此则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因着网络的自由度和可随时发表,可随时交流及相互提高,文学的命题是否正在来临?就是怎样的文学才能找回自己的大众,让文学回到我们的人生旅途中,陪伴我们充实地走完我们的一生。譬如当下对神鬼的推倒,譬如我们还在宣扬必遭天谴,就很难引起触动,还不如说成罚款几许,能让人心悸一下;譬如物质的极大丰裕,再婆婆妈妈一家人吃白菜饺子如过年,譬如有人娶了七房婆姨写出来就想留名千古,这不让小年轻笑掉大牙,你才插了七个妞呀;譬如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如果将来的人都用试管传宗接代,爱情没了结晶,还永恒个鸟呢;譬如对人的硬约束彻底开放,那些道德价值观还有没有意义,有意义它将怎样存在;譬如我们实现我们的人生价值,多元了那到底都是些什么多元,有没有真正的共识,共识如何建构;譬如家庭、伦理、友情、交往等,都面临着重新建构,哪一种是未来的主流;人对未来预期的可期,既让人气馁又让人懒惰,这种人的一生一目了然还有意思吗,可以改变吗,那当如何改变;等等。这都预示着文学在一个新的天地的门槛上,这需要大家的努力,看谁是哪个站得高的集大成的引领者,这才是时下需要的文学,也是大师级作家出现的时候。
  网络让文学回归了她的本来面目,但这个面目还不清晰,依旧需要诸君不懈之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