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的脸面  杨从江谈写作(六)(原创)  

2017-07-18 11:5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杨振宁院士和翁帆又让社会戏谑了一把,就是翁帆在这个起了很坏影响的婚姻中是否得到了实惠,在关注财富分配的噱头下,实则是这么个诅咒——就是翁帆什么时候做寡妇,是否能做一个有钱有实力的寡妇。高妙的是说翁帆得到的是别墅的使用权,意思是翁帆的婚姻实则是春梦一场,翁帆做的是填房角,或者就是“阿姨”。后又说这是谣言,这就更高妙了,如果翁帆做了有钱寡妇,她是不是要对自己的人生进行补救,恋上小鲜肉,小鲜肉又把翁帆熬走,小鲜肉又和小美女重走翁杨路线。这个“热闹”的背书就仨字:“要脸吗?”这么看来社会对脸面的理解不仅仅是物质的,它还有精神的层面,就是爱脸就是维护爱护人的尊严人格,人应该为自己精神层面的脸活着。也就是说作为从事精神层面工作的写作者更应该珍惜自己的脸面,爱惜自己的羽毛,让人想到他的时候,就是那张让人不得不仰视的脸。脸说明不了什么,也代表不了写作者的成就,但写作作为人的活动,说起作者不想起写作者的脸,还会想起什么呢?脸就是人的脸,脸就是写作者的脸。
  当下对我国有个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说法,汉语往往是留有寓意的,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然大家都一本正经装模作样的死活不说这一句,特别是靠阐释两个“三十年”混饭吃的人。前三十年,说到作家,大家都不含糊,马上想到的就是鲁迅的脸,这张脸有着些许倦意,这正是作家的倦意,一脸书卷气,也许还有沉思,或是忙里偷闲的偶尔休憩,但那种硬气和文人的傲骨确是如影随形的,在你看到这张脸时,定会对你有所触动,再配上竖发和浓髭,更强化你对他凝视的神力。鲁迅同时代或之后者都被这张脸所统辖,大家都在一种理想和道义下呐喊和奔走。直至当下,这些作家们的脸上都让人看到的是文化气息,没有俗气,没有平庸,更没有猥琐下作,除过张爱玲有点挑衅和玩世不恭的意味外,这些作家皆给人如此的感觉,就是说他们总是让人看到作家的坚守和尊严。鲁迅的脸代表了他们的时代,也让人看清了后三十年所谓作家的嘴脸。
  后三十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作家开始了不同过往的抒写。上世纪八十年代作家的抒写,在上升期,大家有个度,脑子里有根弦,还有担当,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心,这时作家所创作的人物能得到社会最大程度的认同和共鸣,作家是受人尊重的,甚至是受人爱戴的,大家从这些作品来体验和参与社会的变化。后来乃至到当下,作家彻底沦落为下九流,作家的脸面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借助于网络,观摩那些符号化了的作家脸面,不知突然他们都生就的是一张张鬼脸,还是他们都心照不宣的集体在做鬼脸。莫言的脸面有些痴呆,仿佛内急正在积聚丹田之气,贾平凹是一副憨厚相,其他的要么一脸阴云心事重重,要么傻笑,要么有点挑衅的在看天,要么看起来是平视但你感觉他(她)是个瞎子,要么来个侧身拒人千里之外,要么化好妆将练好的微笑固化等等。作家是需要脸面的,皇上不急太监急,舆论最后有意共推陈忠实这张脸为天下作家之脸。符号化了的陈忠实的这张脸确实耐看,一张坑坑洼洼的脸,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但问题就出在了符号化的眼神上,这个眼神是凶狠的,暴戾的,他让人不敢直视,不敢和他对眼神,不敢探究那眼神,那眼神是一副地主老财的眼神,是泼留希金严监生的眼神,眼神读出的第一个信息是“不吃亏”,人不犯我,我必犯人,是一副饿极了的攫取眼神。这就是后三十年作家的代表脸面,这样共推的脸面到底要释放什么信号,但我觉得作家已经偏离作为作家了。
  作家的脸面最终是要靠作品说话的,但我又一再说自己不读文学作品特别是时下作家作品,个中缘由有三。一是时下作家并没有来自传统的成长,他们在一种不同于传统教育又被强烈干预的教育下成长,他们身上没有传统,靠他们那点想象,显然,对传统走偏的可能性急剧放大;二是他们没继承传统,可也没受西学东渐之熏陶,所以读他们来了解外面不可能,至于后来补救或恶补,夹生饭,鲁迅那代人好多是留过洋的,但当下的他们视野是封闭的;三是革命文学虽然有宣贯,但它激发人,让人有普度众生之心,他们让人不会变坏,这些读着革命文学长大的作家的突然裂变,这种几乎让人怀疑人的裂变作家的作品怎么去读,他们就聪明到非人的程度!?能从革命文学里衍生出时下之文学,他们是人还是鬼!?
  作家是需要脸面的,作家不要脸面了,文学还有意义吗?写作还有意义吗?这一切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作家是需要脸面的,是需要爱惜羽毛的,毕竟写作是精神层面的工作,是要影响人的精神方面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