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依旧接着前文的引子往下说,不过说得有些穿越和错乱,但意思还是明白畅达的。话说天庭盛世承平日久,好日子过久了便弊病丛生,人心涣散。天蓬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大搞楼市和股市,楼市让天蓬治下的天民大有获得感,而股市天蓬买涨它就涨,买跌它就跌,最后天蓬拥有他治下的所有金子和房子。天蓬治下的天民失望了堕落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泡妞把妹成风,以享受莞式服务为荣,情人跌价到给吃一颗阿尔卑斯就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天蓬更是活得滋润,没有他把不到的妹泡不到的妞,没有他干不成的事。有他治下的天民给他上书,请求天蓬大元帅泡到天庭谁都泡不到的妞——嫦娥,为天民增光添彩。天蓬组织了阵势浩大的亲友团去广寒宫广场唱情歌跳广场舞,可嫦娥就是不出来。天蓬感到危机了,他的天民给他挖了一个坑。天蓬下凡到郑州人民公园学来了尬舞,在陈忠实的撺掇下学会了吼华阴老腔。天蓬在广寒宫广场边跳尬舞边吼华阴老腔,嫦娥终于要见他了。天蓬只看到月亮中嫦娥的影子,嫦娥柔声细语的劝说了一番天蓬,不要破坏广寒宫的公序良俗,要有道德,就让天蓬退出。天蓬走出广寒宫当众宣布:射箭的后羿,砍树的吴刚,都不如他这个扛钉耙的天蓬,他干出了别人想都想不到事。此重大新闻经天庭讲故事的人一渲染,再加天庭网络闲人的添油加醋,天蓬立刻蹿成了天庭的网红。为此天蓬引起了天庭的注意,要用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手段整肃他。
  上面的叙述是不是偏离了本文主题?不是的,在精神层面来谈爱情,在当下就是上面的环境,人已经将所有底线突破,精神层面的情将何以堪!情将托于何物!从上段所描述的环境中给精神层面的嫦娥择一佳偶,显然大家都摇头不已,找不到。那么我们从当下最有精神追求最有情味最有品位的作家诗人群里拼凑出一个能配得上嫦娥的才子:相貌英俊潇洒,阳光帅气,空缺;才华横溢,能让嫦娥颇能懂得他的才情,这倒有一位,就是汪国真,嫦娥毕竟不是才女,这个条件汪国真够;为人做事如后羿般勇往直前和吴刚般持之以恒,空缺;能细心呵护美女,鞍前马后侍候,有无数个作家诗人符合条件,可以入选;最重要的一条,为情而去死,空缺;当嫦娥死了,能思念到自己死了,且从不开房,不自慰的作家诗人,空缺。通过上面的细分,可以发现,作为精神层面的爱情在当下是没有寄托物——人的,也就是说不管是现实中高倡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的作家诗人,还是作为文学形象的天蓬,他们都在一个爱情界面,即使将嫦娥搞到手也只是玩弄而已,他们不需要爱情也不相信爱情。
  那么,本文标题就陷入了危机,也就是就时下来谈这个话题几乎是痴人说梦,对牛弹琴。但为了能表述我的看法只能将一个活生生的人进行二分,就是将人分为物质的我和精神的我,这不是人的类分而是将一个人分成两个面相,一个人更多地倾向哪个方面。
  爱情的美人之美,美在物质的我,亦是一个不错的精神之恋。譬如一见钟情,就是迷恋物质的我所散发出来的异性魅力的投射,这是一种广义的精神层面的爱恋,这也更符合社会规范,年龄和长相基本对等,如果这种邂逅未知的背后所附有的身份地位财富是对等的,社会几乎没有阻力,乐见其成。这种精神层面爱情的意义却在于它的不对等,一见钟情私定终身,恰恰它的阻力就是社会为了维护对等而制止这样的不对等,这往往是检验爱情是否真挚的试金石,不能喜结连理情理使然,洞房花烛白头偕老则为美谈。
  爱情的美人之美,美在精神的我,这显然会让人看不懂,特别是让当下的人看不懂,但这样的爱情从古到今都是有非议的。因为精神层面能让异性生出爱恋,往往就是对现实规则平衡的打破。精神层面能对异性产生迷恋的魅力,是需要时间来积淀这种精神内涵的,对男对女都意味着对一种精神高贵的折服乃至膜拜,置身其中的人幸福无比,而旁观者看到的是反常和别扭。当然这是世间高贵的爱情,也不是谁想追求就能追求到的。而反观当下,老夫少妻、姐弟恋,还有更诡异的,他们在力证他们在精神层面有爱情时,却让社会看不到他们的精神之恋,反而是龌蹉和下作。
  爱情的美人之美,美在精神的我和物质的我。当这两者结合时,往往更多的是偏向于精神的我,男女在精神上和谐更能让生命体验幸福。这就指向了当下,精神的我更多体现的是所受的教育、良好的教育乃至学识,有了这些,精神才有境界和格局,也更能在现实中体现精神的我。而在当下物质文明条件下,对于一个勤奋的人来说,都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对物质的我讲求完美。显然大家都在实践,这亦是社会进步和文明赋予的。当然本文在这两者俱佳时,本文是赞同精神的我具有对人生爱情投下唯一一票的神圣权力的。
  在讨论完本文爱情的美人之美的观点后,我们可以依旧错乱穿越的看一下首段的后续。天蓬被天庭整肃后去阴间找陈忠实的后账,说是老陈如不教他吼华阴老腔,嫦娥就不会忍受不了瓜二娃的胡吼毛吆喝而见他,也就不至于天庭整肃他。老陈一听火了:“你懂个锤子!还不是你个瓜怂不懂奶(爱)情!啥叫奶情?奶情就是你把它咥住,死死咥住,叫她上枣刺爬沟溜渠她不敢翻白眼么。奶情只要咥住了而(日)子就过下去了,我(我们)就叫二两煤油咥住了。我写书费煤油么,我说我能的能日天打老虎没人信么,我老婆在我写书时嫌我费煤油,只要年(她)不叨叨我就说年(她)哈对着哩。后来,我写书,官坐下了,钱弄下了,我老婆说老陈年(他)哈真的能下海捉王八上山打老虎,煤油没白费,这人哈对着哩。你个瓜娃连个嫦娥都弄不来做你第八房老婆,你怂本事不行么,你活该是猪!”天蓬一听举起钉耙就打。陈忠实掏出一沓证件,吼道:“你娃打!?再打,我把你变成瞎眼猪瘸腿猪阳痿猪。”天蓬一看老陈早把阳间的所有证件换成了阴间的,又是上面的人,天蓬扔掉了钉耙。“你读过书吗?”天蓬问。老陈笑了:“难道你个瓜娃还读过书?”鬼和猪都笑了。
  这个标题为难了我很久,这种逆流而为何尝是痛苦可以言表的!思绪万千,下笔无语。

作者  | 2017-11-6 13:19:50 | 阅读(86) |评论(15) | 阅读全文>>

[置顶] 杨从江谈爱情(原创)

2017-9-28 12:09:57 阅读110 评论10 282017/09 Sept28

  刚校完一位凡事都很克制的正厅级市委书记的诗词书集,六百多页,该集虽经作者和编辑筛选,在作者的诗词和和诗及作者编辑的祝节和交流短信中,还是在校对中看到一些常人所不可窥见的东西:譬如诗词中对中央指示用词“谕”、“旨”及称呼“天庭”,他们私下自称“太守”,还有恭维者称呼“士大夫”,属僚则有“大人”、“钧座”以及“顿首”,在注中和家人的出游则写得跟公文一般只交代主要人物和行止。有意思的是,他们也受到邀约“去问柳”,喝花酒,以及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书记参加同僚、亲人、熟人葬礼或托人代送花圈,总感到作者对人生价值的焦虑。这是一位成功的人,立功、立德、立言皆可圈可点,尚有人生价值焦虑,遑论常人了。选择本选题,是不明智的,这就跟论吃饭,说出个道道来实属不易。在下积人生之阅历和拼了命的不断阅读来谈爱情,但本人阅读实是以经济统之,时下写作不知经济,写作基本是脱离社会的,也就是说在下并不是集爱情言家之所成,只是在与诸君同呼吸共命运中来谈爱情。生命的健康和优质与爱情关系莫大,在一个宗教和理想都不可理喻的社会,爱情才是最大的共识,才能求得最大的共识,也才能消解我们的焦虑,也才能有正确的财富观,亦才有稳步推进的人生价值观,也才使在下开头的叙述失去意义。
  在下所言爱情非学理意义上的,就是在当下现实条件下,即食有鱼,出有车,居有屋,而我们现在几乎什么都不在乎或者只在乎钱和女人的情况下来谈,也就是我们如何在几乎整体富足的情况下,找到一种内心的宁静,静候而留恋的等待着生命最后一刻的到来。本专题所言爱情专指男女之间的爱情,且符合社会伦理,不突破不挑战社会底线的爱情。在下不赞同猿人式的猴子掰苞谷的所谓爱,亦不赞同脱离生活实际纯精神的苦修式的情,本人赞同的就是符合生理刚性的一夫一妻制在当下优渥生活条件下重视家庭顺延至家国的夫妻之爱情,即使扩延亦以此为基础。如此,实难为之,因为作为每个社会中人,大家都在实践,实践先于说道,回头来言此事,各人可能很不同,但大家在谈时应有社会系统之意识,在欢娱后别忘了这个系统的惩罚效用,如此杂音会小得多。也就是说,当你将一件事说得如吃饭喝水般寡淡,那些作家公知情何以堪,他们就是要干掉寡淡干掉生活,乃至我们的生命、家庭甚至家国,但余仍执意为之。
  在谈爱情时,不得不谈到性开放,性开放从来就是一个伪命题,改革开放后所谓的性开放实质是冲决专制的,实质是人的解放,但却上了开放的贼船,导致人的解放成了流氓的爆炸式的增殖,将人解放歪了。从古到今,性在特殊情况下根本就不是个问题,譬如战争,有人说成吉思汗的血脉流行于如今的欧美,譬如鬼子奸淫,在淫乐的直接目的下何尝不是人种混杂和转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县修水库,到八十年代就有人说当时抽调的民工和水库附近的妇女交媾,出生了一代从体质到长相大大优于他们父辈的后代。也就是说,所谓这些毁坏道德和公序良俗的所谓关于性的命题几乎都没有新意,只是他恰切和社会的阳谋和谐而已。所以可以说,很多很多社会中人认为时髦新潮的说法都是曾经有过的或被他们进行了包装,没有新意的,只是社会中人出生在那个认为这是新玩意的社会。
  我们从一个歌颂忠贞不渝山盟海誓的爱情社会走入一个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当下社会,这两种爱情观在时下交织纠结,爱情纯粹成了所谓美学家对美的释解,各美其美。但细查之,社会是这样的,忠贞不渝山盟海誓不可得,就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也就是说,前者充当社会中人对爱情的理想,在理想不可实现的情况下,人还可以选择堕落,也就是说没有人在对爱情懵懂憧憬时会选择堕落,而是人对社会的“改变不了环境就适应环境”的践行,也就是说,每个人似乎是自由的,他有选择以怎样的爱情来度过他的一生。一个谁都不指出的问题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彻底不见了,对社会如此,对自己的人生亦是如此。在本专题中,在下通过论说爱情也是找回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过程,但不是玩“我的地盘我做主”,我所谈的爱情没了主观能动性是谈不下去的,也就是说,在下和作家公知的不同就是寻找人的主观能动性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是本专题的核心价值。
  那么,就以此开题,进行我的谈爱情。
  
  

作者  | 2017-9-28 12:09:57 | 阅读(110)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疯狗  文坛六狗(原创)

2017-9-20 11:53:42 阅读167 评论11 202017/09 Sept20

  老破鞋刘晓庆最近又不择手段地显摆了一番自己的颜值,表明自己还有继续做老破鞋的资本,刘晓庆可是出过文集的,在文坛这老破鞋的性价比和莫言同志、贾平凹同志、陈忠实同志有得一比,可见人一旦疯了,真的没有什么不可以做得到的。脸皮是蛋白质的,血是由血细胞和无机盐及水构成的,这都是物质的,物质从来是没有倾向性的,没有情感的,没有思想的,没有顾忌道德和公序良俗的主观必要的,基于此那么文坛一旦有了疯了的,将会怎样呢?本文依旧要打本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狗——疯狗。
  文坛疯狗分为真疯狗和假疯狗,下文分述之。
  真疯狗从两句话可见一斑。其一是:“北京在哪儿啊?”作为中国人,一旦此语一出,定会有很多人围上来,来开发你,这是一句立刻就能产生效益的话。这句话出自《疯狂的石头》,三个蟊贼用中奖忽悠人上当的最关键的一句话,此语一出,周围的国人的直觉思维马上中招:说这话的人是傻子。一个用直觉思维坐实了的傻子,马上引诱来此刻拒绝理智思维几乎所有的国人,如此效益将出场和擅场。三十年这样的“好戏”一再上场,一再满场,赚得这些伎俩的背后操纵者盆满钵盈后还要骂娘。譬如开篇的刘晓庆,他再有颜值,可已是六十多岁了,她深谙此道。譬如她在文坛的同僚,人一看《丰乳肥臀》就买了,一看《美穴地》就买了,一看《大浴女》就买了,等等。这些文坛高手先将人忽悠傻,然后推上疯狂,来达到自己的小九九,是为真疯狗,只是疯的动机有差异而已。其二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此语时下妇孺皆知,这句话依旧达致的是一种疯狂,可同样是一句极具效益的话。据说一个说话亦不清的人到处作秀,今年中国作协亦将这样的优秀人才收入囊中。这依旧是一个激发直觉思维的大白话,但有人说这是玩形象思维者的经典,但他给国人留下的就是远隔千山万水也要去和你共度良宵。也就是说,文坛疯狗利用国人直觉思维发达的优势,无所不用其极,什么玩笑都敢开,最终只是要的几乎只会直觉思维的国人的钱。
  假疯对个体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它成了集体行为就非常可怕,文坛的集群疯狗是最可怕的。譬如对于鲁奖,多年来鲁奖评了不少,跟鲁迅有关系吗?相反到让忍无可忍的公众拎出来了完完全全和鲁迅精神不沾边的作品。可评奖者届届有模有样的依旧来着事,推荐、阅读、讨论、投票、讨论,大家跟上班完任务一样评着鲁奖。届届如此,只能让人怀疑他们都疯了,可你说他们都疯了肯定没人信,那就是假疯。鲁迅文学院每每成为操文字者显摆的资本,很有些老破鞋刘晓庆显摆自己颜值的得意,鲁迅文学院出来的不也就如此吗,看了这样显摆的人写的文字人往往鄙夷的是鲁迅文学院。同样这亦是一种集群式的假疯,大家都只注意这可以为自己贴金镀银,而没有人关注鲁迅文学院到底是培训什么的。这种集体假疯,比真疯危害更大,久之,即成意识形态更替之事实。
  三十年,以新千年为界,选取前面过世的三位作家诗人和后面过世的三位作家诗人可以一比。前三位是顾城、海子、王小波,这三人至今还活在写作者和一部分公众的心中,同样他们的作品亦有人读,况且有的已嵌入现实,为人乐道和引用,有时还可以碰到年轻人捧读《我的精神家园》。有点杂音的就是老巫婆李银河像牛皮癣贴在了这些精神偶像上。后面三位是张贤亮、史铁生、汪国真,张贤亮噪音最大,但从网上可见,张贤亮的遗体上覆盖的是党旗。史铁生去世圈内人进行了悼念,公众几乎将这个可以作为硬汉的人忘却了,他后来的作品我有心读一读,但看看那耐不住的寂寞也就作罢。汪国真纯粹是在报纸上了解到的,在斯人已去,大家关心的是他到底关注关心过公众没有,和他的朦胧诗一样很朦胧。我想说的是,前三位去世就是作家诗人去世了,有作品有人品有风格,而后三位是因杂音而被大家消费,生命存在或不存在已经意义不大,那么,作家的追求何在?作家的颜面何在?作家的人格魅力何在?作家的作品又在哪里呢?
  作为本选题的收束之作,对我本人来说,国人的毛病是骂人不指名道姓的骂就不算骂人,我明知这样,所以也就不会有人来骂我,当然那些所谓生意人的精明算计我是不考虑的。我只冀求改变,改变就真的谁都没骂,我想,是这样的。

作者  | 2017-9-20 11:53:42 | 阅读(167) |评论(11) | 阅读全文>>

黑狗  文坛六狗(原创)

2017-9-12 11:58:00 阅读195 评论12 122017/09 Sept12

  前面已打过文坛四狗:老狗、看家狗、狼、母狗,本文依旧高举打狗棍,痛打文坛第五狗——黑狗。文坛的黑狗并不是因为他长得黑才揍他,这样的黑狗大致有三个意思:一是指那些道貌岸然、享用着社会赋予的美好身份,但在关于正义、公众、道德、公序良俗的需要作家站出来说话时却非常能沉得住气,在私利上却秋毫计较绝不退让,在做人上睚眦必报暗中使坏的文坛中人;二是吃文化饭的幕后操纵者,这些人隐于幕后,对社会有深刻洞察,抓住能带来利益的时势,在多步运作下最终赚的盆满钵盈,但他们从不计较虚名,以一种阴冷的模糊面相主导者潮流;三是体制机制,体制机制似乎不带倾向性,但运作起来确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才是文坛真正的黑狗。下文分述之。
  关于第一类文坛黑狗,在下显然是指那些小有成就或者他们自己认为自己还很不错,在自己的识见内洽中自我肯定的文坛中人。他们的文化基础浅薄视野狭窄,在当下这种扭结的社会形态和社会意识形态下,他们只能吃社会惯性的红利,如此也将文坛所积聚和积累的人气和红利消耗殆尽。如此也就导致读和写两张皮,作家和社会两张皮,作家在叫苦,社会亦在叫苦,可这种苦各自苦各自的,且渐行渐远,似乎干脆没了交集。如此,社会希望作家是这样的,可作家努力之后依旧是背离或是梦游。如此作家就和生意人小商小贩没了差别,相反或是得到是这类人的冷落乃至哂笑。作家成了俗人很俗的俗人,他们也会去抢公交座位,也会贪小便宜,也会不痛快了骂糙话,也会给人暗中使绊子,也会逼急了去偷去抢,或者犯了命案潜伏下来,等等,这样正如本文首段所言,作家就成了灰色的了,久了就自然是黑的了,是为文坛黑狗。
  再就是文坛幕后的推手,这类文坛黑狗有两个坏规矩和有伤风化的运作。一是少年作家,写作源于生活,而一个孩子何来生活积累,但是这样的运作却击中了社会急功近利的兴奋点,一再刺激社会更刺激有志写作的人,但这些对这类黑狗并没有影响,他们只是一味地推波助澜,并不断开发相关生财领域。天才有,或是读着书模仿着写,这些都是可以成就少年英俊的,但在当下,对写作而言怕是意义不大。再就是所谓美女作家,所谓写作脑瘫残疾人都可以做的很好,这些跟写作几乎没有关系的运作,得到金钱满足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只是将写作弄得更庸俗化、更没有读一读的必要。这类文坛黑狗几乎就是写作者的天,每个写作者想出人头地,似乎都得过这一关,这就叫做市场,而市场是文坛黑狗的市场。
  我们从来没有注重过写作者的感受,从文学的泛政治化,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再到时下的要求归要求,书还是要走市场,文学从来就没有成就感,只是热闹而已。相反,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文学几乎就是文学的一切,新鲜感生命力几乎到了尽头,留下的只会是反感和拒绝。文学最本质的是关注人,关注人本身,而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去激发人团拢人,对掉队的,抑郁了的,病了的,不想玩了的,有了新想法的,统统让他脱离社会,让他自生自灭,这怕不是文学要这么干的吧?这怕不是一种团体激发式文学所要达到的吧?这怕不是时下能这样继续玩下去吧?体制机制应该变一变了,让我们拿起文学,热爱文学,如是方有文学的复兴。体制机制这样的文坛黑狗才是能量最大的黑狗,这只黑狗应该脱黑了,不然,社会中人活得累是永远解决不了的。
  树上食果,树下休憩,渴思饮,饥思食,食色性也,饱暖思淫欲。这些话大致看来在时下亦不差,可前面四句是说原始社会的,后两句时下人常用,但目前文学给人就这样的认识水平,这都是文坛黑狗太猖獗了,没人告诉我们,我们还有其他活法,连文学的想象亦不可得。文坛黑狗虽不那么显性,但为害剧烈,依旧在喊打之列,该是改变的时候了。
  
  

作者  | 2017-9-12 11:58:00 | 阅读(195) |评论(12) | 阅读全文>>

狼  文坛六狗(原创)

2017-8-29 12:26:03 阅读203 评论11 292017/08 Aug29

  开放以来,似乎流行的文学就那点东西,只是不同的人在讲,以怎样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方式讲出来。对于流行文学,是否可以这样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向人民交代:这些机关算尽的只为名利的所谓文学,敢将儿女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等等作为第一读者吗?敢将爱人及所有的兄弟姐妹作为第一读者吗?敢将父母岳父母舅父舅母七大姑八大姨等等作为第一读者吗?敢将左邻右舍单位同事及所有的熟人作为第一读者吗?敢将自己的力作独留一份作为传家宝留诸自己的后人吗?大声说不敢或眼愣着横你的所谓文坛中人,就是狼,文坛打狗却打出来了狼,这就是本文要打的的文坛第三狗——狼。
  这种狼有两种,一种是圈内狼,一种是圈外狼。
  按说入圈都是看家狗才是,但为什么就产生了狼呢?这种狼他本质上就是狼,但他有才,光有看家狗文坛显得有点冷清,也不符合主人娱民的心计,狼成了看家狗的王者。狼有才,但他身上是狼性,显然除过利益最大化其他的在他身上找不到也没必要存在,为此,吃饱吃好吃肉顿顿吃肉吃天鹅肉,有更大的地盘有更多的从众,有更多给自己下狼崽子的母狼,有更多供自己玩乐的狼妓狼伎,就成了文坛狼赞美的歌颂的,而这又迎合了醉醺醺主人的癖好,狼便独步文坛。文坛狼借助名利的不断获取而将他的狼性不断放大,乃至将狼性变成了社会主流,到处都是嗷嗷叫的狼声,在下不是空发议论,翻翻前几年的报纸,这种嗷嗷叫的有工商卫士、城管斗士、民警同志,当然还有其他的。在这种可怕的叫嚣中,文坛狼成就了自己,乃至否定一切,醉醺醺的以为自己在为万世开太平,在成就犹如孔孟之大业,而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狼,自己永远就是只狼。
  圈外狼简单,他就是狼,他是只只存在花名和金钱身价的狼,这种狼现身都是身价飙升了才能进入公众的视野,况且如窑姐一样只有花名。他们不断制造文字垃圾,在网络推手的运作下,只是累积字数和金钱。他们犹如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员工操持着文字营生,他们无名无姓,只有炒作时狂飙的身价。他们不断撷取所谓的用分币计价阅读的阅读者的热点,用文字把这些热点吃干榨净,不断往复,不断劳作,不断让人生生命虚耗空转,直至让推手用新的热点和花名替换。他们在推手和舆论营造的辉煌里为风光而风光,为成功而成功,这一切又与他们何干!这部分狼只是些傀儡狼,真正的狼是幕后的推手,金钱是他们唯一的追逐,利益最大化是他们的王道。
  狼在主导文坛并形成气候时,还是可以看到一些冀求改变的声音的。《南方周末》文化版曾登载过对铁凝同志的采访,铁凝同志谈到了大江健三郎的写作,手写,留有底稿,并且保存,就表达了对写作的敬畏和对作品打磨的意思。我刚看完的编辑稿是福建省委党校几位教授对长汀县水土流失治理的调研,其中就谈到了过渡期的农民,“人的有限理性和机会主义”,对之展开论述,学者良知频现,而所谓作家却是不遗余力地鼓吹“人的有限理性和机会主义”。我正在看的编辑稿是谈城市病的,学者就谈了这样的观点,“城市政府在发展中有要人手不要人口的倾向”,“这些直接成因中有的与管理水平不高有关,但更多的是由深层的制度成因导致”,这些学者的论述往往增加的就是人活着的勇气,而作家呢,和稀泥,不懂装懂,投机取巧,生活越乱越好,往往窒息的是人活下去的勇气。这也让我看到了为何三岁小孩在娘胎里就敢称作家,他就不敢称他是学者的原因。
  文坛狼在利益最大化中行文无忌,除过上段的原因外,也表现出了对历史的无知。一本译介普鲁塔克《道德论集》的书里谈到了七贤会饮的事,智者就去看过人和马所生的怪胎,智者的观点是要给这个男人配个女人,不是说智者反人类的就去肯定这是这个人和这个马的权利,最次也得以人为本,让这个人满足他的欲望,干他想干的。《金瓶梅》在我小时候听过它是怎么来的民间口头故事。说是严嵩害死一个忠臣,忠臣的儿子就想复仇。他就写了一本下流黄书,用毒药浸过后献给了严世蕃。严世蕃沾着唾沫读这本内容毒纸张毒的书,读完还是没读完就死了。民间对《金瓶梅》的态度就很明确,它是本有毒的书,但它经过巧妙运用,伸张了正义。古人对诲淫诲盗这类利益最大化的书是很忌讳的,害怕遗臭万年,留千古骂名,《金瓶梅》作者成谜就是例证,而我们的文坛狼却要流芳千古,有可能吗!
  对于文坛狼,显然公民是无能为力的,这就得求诸社会公器,对付狼也只有社会公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来搞定他们。

作者  | 2017-8-29 12:26:03 | 阅读(20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