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公民”的眼泪  杨从江谈政治(三)(原创)

2018-4-17 12:54:57 阅读74 评论9 172018/04 Apr17

  读校完2017-2018年度《中国文情报告》总体感觉就是:本分。我原本在编辑校对中对能增进学识是相当看重的,这就在现实中导致了严重被误解乃至严重对立,但对《中国文情报告》不是,今年我依旧读校了它,本书编辑让我读校后写个“审读报告”,我说“没有微词,正常校对”。本年度报告很是有意思,有网络大神已著述5000余万字;毕飞宇不用微信;阿来说中国人好人琢磨人,好的作品大都是琢磨人琢磨得好;宁肯在谈《中关村笔记》时说成功人士也是有常人的难处,有病,家庭的纠纷;周梅森说社会是笑贫不笑娼,笑贫不笑贪;好像白烨对文学说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对短篇小说进行总结时言辞是很激烈的;但这些都让我看到了他们的心地纯正,说什么心态都很是平和。本年度报告对网络文学做得很扎实,占了40多页,标题很有意思。标题是“网络文学:网文入流,和而不同”,网文要入流,要弘扬核心价值观,要跟上时代潮流,这个报告中是一以贯之的。妙就妙在“和而不同”上,这一下就让人想到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等等;但文中却只字不提网络中的小人和君子是怎样的,文中和上年度一样罗列了网络小说爆款,但几乎都进行了具正能量的三言两语的点评,做到了文从字顺。这样也使我的心态很是平和,也就自然很想去做网络中的君子,顺着前两篇为文继续本选题的网文。
  我对我儿子的希望是希望他将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公民,自然有文化是一个公民最起码具备的素质,从这点出发,我很上心儿子的学习。在寒假里,我儿子在我提供答案的情况下也是懒于动手。在做寒假课外阅读读后感时,儿子说什么王者荣耀中赵云很厉害,他选择了写赵云。我说赵云是刘备的一员武将,写到“将”字时儿子突然问我“武将的将是不是僵尸的僵”。儿子这句问话一下激起了我的怒火,一顿猛烈训斥,儿子头低着,泪滴像大雨点一样砸在了作文本上,看着儿子泪如雨下,我内心几乎对让儿子走上学习轨道束手无策了。
  一想到儿子的读书我内心是相当焦虑的,这是因为几乎每个孩子都是在上学阶段进行分层的,尽管承认抑或不承认这种分层都是一种刚性的存在。特别是学习落在后面的,这些差学生物以类聚,相互认同,再加上学校家庭乃至社会的强化,就固化了这群最先被社会淘汰出局的孩子,孩子早早就成了社会边缘化的人。因此我就穷尽办法来让儿子脱离这个困境,训斥得儿子泪如雨下,但对学习无丝毫助益。我试过了不用棍棒的棍棒教育,我伤心的是,人天生的反抗本性没了,当你对孩子实施武力,孩子一旦确定你对他动粗,马上认错,马上弱不禁风,马上可能要“跪求”,人天生对拳头就会你来我往,此时根本没有的,连孩子咬牙发狠胳膊上提握拳也没有的,只是示弱告饶,从不为做父母的发怒是强烈要求他改变哪怕做一点点努力。一个对孩子最基本的要求也不可得,我以断绝父子关系相要挟,我告诉他家庭离散后失去父母为家庭贡献的孩子所受的苦难,并告诉他就在他眼前的实例,用设问来启发他,这个实例儿子比我了解的实情多,这招居然起了很大作用,孩子开始了不带劲的努力。我本不情愿这么卑鄙,从整个社会来说,不知进退行止、欲豁难填而进行的供给侧改革,家庭哪能幸免,我的这个操作就是家庭版的供给侧改革。
  我并不是一个专制的人,况且我一直漂泊在外,对儿子的成长在实操上影响有限,训斥得儿子泪如雨下,乃至卑鄙的威胁儿子,目标都是指向的儿子的成长,使他最起码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公民。我对他的设想是:儿子有必要的经济给付和履约能力,有一定的文化,有自己的思想,在公德完备下有让人信服的私德,或平凡的过一生或正如我希望的能有追求的过一生。这便是我在谈政治专题下来谈的意义。
  但现实规制的譬如做不完的作业,而这些作业几乎只停留在理性的对错层面,对人感性几乎无涉及,人在现实面前几乎迷失,比如我一再想尽办法让孩子努力,我是惧怕这种理性所附带的残酷规则,而这个理性又让身处其中的孩子不但不喜欢理性还把感性给关闭和摒弃了。加之人的无聊忙碌,不断填充占用那本应接受更关键更核心的人生智识的大脑。这些怎么能不让我上火,而训斥得我未来的公民泪如雨下。我曾努力使孩子能静一会,能静坐一会,不可得,他们不是还有多得做不完的作业,就是想着去摸手机。
  2017年春季开学我陪二年级的儿子去报名,教学楼大厅里贴着上学期教师工资表。按我看表得出老师的绩效工资是这样算的:财政给的工资总额不变,奖金是这么来的,第一是处罚得来的金额,发奖金不够的缺口再平摊到每个个人扣除,但从整个个人所得工资看,大都在3000元至3400元之间。在一个小县城这个工资可以生活,但将住房和私家车考虑进去,这让我孩子的老师们不时时在考虑他们的收入还能去考虑我孩子的成长?乃至为社会培养合格公民。如此扭曲和怪异变异不是常态又能是什么呢!
  我对孩子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公民。

作者  | 2018-4-17 12:54:57 | 阅读(74) |评论(9) | 阅读全文>>

儿子的三个问题  杨从江谈政治(一)(原创)

2018-4-2 12:11:08 阅读111 评论8 22018/04 Apr2

  春节期间也就是寒假期间,我一直在辅导儿子做作业,说是辅导其实是监督督促加强迫让儿子完成寒假作业。儿子上小学三年级,作业有语文数学练习册,英语练习册,钢笔字帖,日记20篇,寒假阅读课外书读后感3篇,自己出自己完成数学应用题、四则混合运算各50道,语文课后一类生字组词造句,还有毛笔字书法练习。面对这压得儿子喘不过气的作业,儿子对学习非常没兴趣,但他的领悟能力很好,我几乎就是略作讲解就告诉儿子答案,只求他能动笔,并且手下能利索些。这样每天我和儿子厮磨在一起,交流就多,儿子向我提了三个问题,儿子提问题时我当时就心悸,就心慌,就失措,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愧为人父,就觉得自己的大人怎么当得这样无用!后来的体味更让我疯狂,我真的无力无助。
  儿子的第一个问题是:人能活多少岁?儿子提这个问题时头是低着的,他做出就要写作业的姿态,却不动笔。我刚想科学地回答一下,猛然觉得这不是儿子所要的答案,儿子所学的数学知识我觉得比我上初一学的还要有难度,孩子已经经历了祖辈亲人的过世,以及必经路上人给老人举丧所搭建的棚和高悬的纸活,孩子不需要我万般正确的废话。我慌乱之后鼓足勇气说:“能活八百岁。”儿子一阵惊呼,兴奋溢于言表,儿子说:“人真的能活八百吗?”我肯定的说能,说汉朝有个人就活了八百岁,儿子还想让自己相信,让我继续说,我说这个人叫彭祖。还好儿子没摸起手机用语音上网查。
  儿子的第二个问题是:有鬼吗?我听到过儿子和他的伙伴谈论看鬼片,怎样让他们吓得晚上不敢出门,不敢做梦,睡不着不让关灯。我确定的说:“没有。鬼是人想象的。”我生生将后一句憋回了肚子,就是“人就是鬼,鬼就是人”。儿子显然少了社会很内核的传承,他不会举老人讲的鬼故事,他说有“僵尸”,我笑了起来,说:“原来你们怕僵尸啊,电影里那都是人扮的,你们是自己吓唬自己。”儿子显然对我这个回答不满意的很,我发现儿子希望这世上有鬼,人死了还可以变成鬼呀。儿子跳过我的决绝,和他的姐姐分享起了鬼片,他们热衷于他们害怕的害怕。
  儿子的第三个问题是:世上什么东西最可怕?儿子在问这个问题时正在趴着用手机独自看视频,显然他正在看一个使他害怕的视频。我这次昏了头,直接答道:“人。”儿子一下坐了起来,视频也不看了,和我辩论道:“不是,是僵尸。”我气急败坏地说:“哪有僵尸?怎么没人弄来一个真僵尸让人看看!”儿子退了一步,说:“是狮子,世界上狮子最厉害!”我竟然这时还不知退让,让孩子的幼小心灵有他自己的自洽和转圜,我说:“狮子能有多厉害!?它还不是让人关在笼子里。到处都是人,什么东西能厉害过人。”儿子脸色凝重的看着我,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我此时发现儿子脸上不是稚气,而是沧桑,是沧桑啊!?我猛地良心发现,我比儿子看视频的方寸之地背后的黑手更无耻更卑鄙!
  儿子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我也就留意起孩子的其他举动。一个中午邻居老太太声嘶力竭地喊着我儿子和邻家孩子捉住她家狗要干什么,两个孩子高声答道他们要骟狗。孩子不是忍饥挨饿的孩子,他们不是要杀狗吃狗肉,他们也不是那种将爱深深植入灵魂的孩子,他们只是爱怜的抚摸,他们捉狗是为了骟狗,让狗灭绝。儿子和女儿在玩快手时,儿子和女儿奇怪人家的屁是怎么放的,怎么放的那样!在这个问题上本来彰显人类最基本的文明——放屁避人的雅举都不在了,遑论脸红、打嗝、过分化妆乃至吐痰、抽烟等等,这是审丑的正能量啊。
  儿子在做不完的寒假作业的间隙所提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就是在懵懂中对生命意义的追问,个体人存在的时限和一种无处不在恐惧。我从那做不完的作业中引申不出他们能接受和不受他们的舆论所打倒和淹没的答案,我不能从儒家出发,仁就是人,人就是仁,我更不能从释道出发,告诉他们人有灵魂,可以成佛修仙,我更不能拿洋教说事,告诉他们我们有原罪,我说得越多,在他们脸上刻画上的沧桑就越深。但我儿子在上二年级的时候却对十二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我国的国体、政体背诵得一字不差。而现在刻画在孩子脸上的沧桑怎么办?我无能为力,我的邻居肯定也无力,因为他的儿子和我儿子一起骟狗,在现实中,他的儿子比我的儿子强势。
  那么,让孩子脸上有稚气或聪明气,而不是早早给孩子脸上刻上沧桑,这就是一个需要在政治层面去解决的问题。

作者  | 2018-4-2 12:11:08 | 阅读(111) |评论(8) | 阅读全文>>

看家狗  文坛六狗(原创)

2017-8-23 13:15:42 阅读175 评论13 232017/08 Aug23

  韩寒先生虽说是话糙理不糙,可话糙了总不免走风漏气,譬如文坛是狗尿尿划的一个圈子,这就分出了圈内狗和圈外狗,骂人是狗却很难将自己洗白。但在公民看来,说某人或某群体是狗,不是说他们长得是狗或像狗,这样的话倒没拉出来遛一遛的必要了,而是说人具有了狗的脾性本性,是狗背了人皮而已。那么狗进了圈子就是圈内狗,进了韩寒先生说的狗尿尿划的圈子就是文坛的圈内狗,也就是本文要打的第二狗——看家狗。
  看家狗最显著的本性是唯上,唯上是从,就是一切行动看主人脸色、眼色行事,将自己的狗脑和狗的一切奉献给了狗主人,主人叫他汪汪谁、汪汪什么他就汪汪谁、汪汪什么,叫他嘴张大吓唬谁他就吓唬谁,当然这种看家狗就会汪汪,下口搞谁这不关这种看家狗的事。看家狗最显著的外在特征就是有项圈、有拴他的绳,关键得有证,这是看家狗和圈外狗也就是野狗的最大不同,也是看家狗活着的心气和给野狗显摆显摆的物什。看家狗是野狗所羡慕的,他们可以教训野狗你可以先入圈,当然还可以一脸严肃教训野狗先找个工作,再想办法入圈,然后再谈文学的事,文学是韩寒先生说的尿尿划出来的圈子的圈内事。
  当然看家狗认了主人,又让主人管吃管喝的,看家狗为主人服务为主人死心塌地的服务那是当然。但狗背了人皮主人某种程度上就得用人的办法来管控他们,譬如,怎样的野狗可以入圈,当然是杀掉野狗的野性和天性,让他充其量就是个看家狗,而不会觊觎主人所拥有的财富和美色,不会朝着主人汪汪,这些对天生的看家狗自然不存在问题;然后,又给这些圈内狗设定等级座次,让这些狗搞内耗,耗尽才华精力,耗尽生命的末那识和阿赖耶识;为了照顾到更多看家狗,设奖,设有偿项目,培训培养,目的只有一个:做最好的看家狗或者向最好的看家狗看齐;当然,还有一种更玄乎的,就是要看家狗活着对没钱花不要不满,不要对自己吃的残次不满,等着,好好等着,死了吃“冷猪头肉”。这样只会汪汪的看家狗就功德圆满了。
  当然了,看家狗在做好表面工作不至于主人扣罚狗粮或是降低、双指、双开他们的好处,他们还是干私活或是吃内扒外乃至挖主人的墙角墙根。他们身上顶着各种让公民信任的光环,公民相信他们不会汪汪自己,不会给自己下黑口,可他们在市场名义下抢野狗的食,譬如写黄书,以创新与时俱进之名义写败坏公序良俗的书,他们本是野狗监管者,问题却是他们在主人的睁只眼闭只眼的朦胧中疯狂抢野狗的食,逼得野狗一退再退,直至写着看家狗不好下手的文字营生,如此更是败坏了公序良俗。当然了,披了人皮的狗他还是狗,他照样觊觎主人的地位、声望、权力、财富、美色,他们挖空心思火中取栗、乱世盛世中称“英豪”,他们幻想着也要做主人,看家狗依旧有挣脱项圈和拴狗绳的强烈欲望,看看那躁动的文字谁会把他们的汪汪当做汪汪呢。
  更是当然了,主人给看家狗汪汪定调说要汪汪出故事来,知狗莫如主人,总得让狗有获得之感觉,让这汪汪声汪汪出世界水平。时下看来,这个要求过于高了,一是看家狗他不知民间疾苦,不深入基层,即使搞来反映民间疾苦的题材,看家狗他要看主人脸色,揣摩主人的意思,民间疾苦就被看家狗讲成了歌功颂德故事,一再如此,主人有所善意成了多余,看家狗讲不出公民喜爱的故事。二是他们在狗圈里相互比下流比下作,他们只顾眼前,导致几乎所有看家狗汪汪的故事境界不高格局不大,或者干脆无境界无格局,故事几乎无差别,像一个看家狗讲的,看家狗自己也不欣赏他们的故事。三是看家狗的本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自己的思想创见,否则就有被主人拿下项圈和摘除拴狗绳的危险,他们习惯了有狗粮的日子,一旦没了狗粮他们会活不下去,这也是野狗嘲笑看家狗的地方,也就是看家狗他讲不出或不敢讲让世界公民都来看一看的故事。至于其他,功夫全在功夫外,用不着汪汪,公民是看明白了的。
  打看家狗有一绝世武功,叫打狗棍法,这是专门对付看家狗的,具体怎样修炼查老先生还是传的不清楚,但查老先生说清楚了一点,打看家狗手里得操家伙,如此,也就只能是防了,看来,打看家狗目前还没有良方,看家狗依旧会汪汪我们,但我们可以操家伙揍那些叫得社会离散溃败的看家狗,让他们尝尝公民的打狗棍法。
  

作者  | 2017-8-23 13:15:42 | 阅读(175) |评论(13) | 阅读全文>>

老狗  文坛六狗(原创)

2017-8-16 11:54:08 阅读132 评论13 162017/08 Aug16

  《南方周末》曾评选过年度人物,记得评选的第一届是连战,第二届就是韩寒先生,冠以公民韩寒。在该报的人物专题报道中,记得韩寒先生说过文坛就是狗尿尿划出的一个圈子。顺着韩寒先生的话往下说,文坛是谁的圈子?狗的圈子。狗画出圈子干什么?拉屎尿尿啊,再能干什么呢。文坛的狗拉的屎显然就是狗屎文了,我在前专题文章中只是拾人牙慧,绝无新意。我最近让博士博士后的论文专著校对编辑得身心俱疲,心智本质上是涉身(embodied)的,思想大部分是无意识的,抽象概念大多是隐喻的,我想这可能接近真相,涉身、无意识、隐喻,这正是我无意识地以隐喻方式涉身其中的逻各斯。
  去年热播的电视剧《于成龙》我和儿子趴长爬在炕上看的。我儿子看着少儿频道长大的,没想到儿子竟然就和我趴长将每晚两集电视剧看完,晚间新闻后播出的他等不到就睡着了。儿子看了后试着给我讲,但对一个二年级的学生显然很有难度,可他整个人确实有变化,走路抬头挺胸,脚下很少再见从老戏里一传再传的轿夫走法。可见几乎久违的风清气正、一身正气对一个孩子的影响,这让我不得不打量文坛,为什么《于成龙》这样一个如玄奘师徒西天取经的故事就这么让人渴望,回头来看不得不重拾韩寒先生的随口一说,文坛就是狗尿尿划出的一个圈子。
  说完了破题的话,那就开始我和诸君的文坛打狗之旅。
  打的第一狗是老狗,文不载道的都可归入老狗。这种老狗并不是说过的桥多、喝的米汤饮料多的自然年龄占优势的狗,而是深谙圆滑处世、专啃牛之后,对一切说着无所谓但对实利却志在必得的这部分狗,这部分狗从不忌讳人称其为狗,反以狗自居,以狗为荣。
  正宗的老狗就是那些前三十年不倒后三十年亦不倒的狗,这种狗是老狗中的极品狗,他们能预测时势,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话该说到什么份上或是说出去发现苗头不对就赶快又收回来,这种狗既没至交亦没死敌,和群众既能打成一片,和权贵戏子商人亦能觥筹交错,这种老狗有的颇得社会喜欢,开会坐前排,领奖亦有份。论人品,品格地下;论成绩几大摞,论成就几乎相互参照着可以归零。文坛这样的老狗多了去了,难道不是吗?
  再就是闷骚老狗,这种老狗成就于改革开放后,这种狗以市场的名义,将文以载道抛在九霄云外,一切冲着利益去,故事越讲越老套,就比谁的脸皮厚谁的胆大,直至讲的故事成了人世的笑话。这部分老狗引领着目前的文坛,除了闷骚,他们还会什么!
  再就是满口脏话,对一切无所谓,处处在嘲笑道德、信仰、善良、适可而止、天下为公,而一走入死胡同又显摆自己的自私、自足自满,我万事不求人,社会世界个人能奈我何。这种狗看牙口属于嫩狗年轻狗,但他们身上的霉气和臭气确是熏天的。
  韩寒先生玩车拍电影,没人代表公民关注文坛了,还好,有于成龙一路降妖除魔。对于文坛这些拒绝文以载道的老狗,我想,文字工作和创作是两码事,那么就请这些文坛文字工作者滚出文坛!

作者  | 2017-8-16 11:54:08 | 阅读(132)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江山代有才人出 杨从江谈写作(九)(原创)

2017-8-8 11:54:51 阅读121 评论12 82017/08 Aug8

  作为本选题的收束之文,思量了这么一个老套的题目,但问题是出才人了没?出了。现在郑重强烈要求,请作协主席铁凝同志主动让贤,请余秀华女士主持作协工作,出任中国作协主席。这看起来不是玩笑着说,但肯定有人会说这不是胡闹嘛,怎么能让一个脑瘫作者来做几十万修溜眼花个个人样的作家的总舵主呢?这还真不是胡闹,胡闹要大大优于杂耍,胡闹往往是一种上对下的指责呵斥,胡闹往往意味着冲决和冒犯,胡闹可能是文学的一种柔性的突破和创新,杂耍就是自我陶醉式娱人娱己了。余女士还真能堪此大任,这个问题暂时搁置,先进行下面的讨论。
  时下写作是为市场写作,政府和公众如此说,写作者也如此相互砥砺,那么我们为怎样的市场写作呢?这个一言以蔽之将写作干死的说法一下将写作钉上了十字架,就是写作得有读者,得有当下的读者。当下的读者能否给画一个像?按大家心照不宣的说法就是为出门在外有初高中文化的年轻农民工写作,往上或往下写作者特别是政府不给花红或不搭红的写作者根本就玩不起。这样就内在的规制了写作必须以性和吃喝嫖赌为主旨,如此才有市场,才有年轻农民工读者。正因为此本选题名为谈写作,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这也是在下认为有必要写成这样的刚性逻辑。也不是在下好为人师,指导指导大家怎样在文学市场化下如何如鱼得水,弄得好也像莫言、贾平凹、陈忠实搞个名利双收,不是的,文学是有尊严的,也是有人格的,这便是在下奋起一呼的心力和勇气。那么在下到底希望文学是个什么样子?最舀底的写作也是从个人出发来抒写,而不是写作就等于挣钱和糊口,这样,在下还是奉劝这样干的人,再别害人了,这比患艾滋的妓女还可恨。
  那么文学到底为谁服务?文学为最大多数的人服务,这个谁都承认谁都这样做,也都有这样的雄心,但面对市场这又很苍白,面对书要卖出去,实操上就不敢了,就在心里对市场进行所谓的细分了,书卖出去才是正能量硬道理。写花天酒地风花雪月实质读者是底层和穷人,这样的阅读对穷人和底层有意义,写悲苦和穷愁是写给富人和权贵的,他们通过这个了解底层和穷人的可承受力,以保证他们继续是富人和权贵。但一旦底层和穷人通过写悲苦和穷愁的写作来了解自己时,底层和穷人才有可能得到面上的改变,富人和权贵才有收敛和“善意”。但问题是,社会正好让大家在现实中得不到的可以在精神予以满足,为此,文学就成了时下这样的形态,大家都相信上帝会偏爱自己,大家都在学着过奢侈生活,而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关心自己身边的人,而这样的文学给足堕落、平庸的理由和心理暗示,如此,文学为市场服务到为自己写作能得到政府的花红和搭红服务。说了这么多,也就是说文学为写作者本人过得更好服务,其他都在其次。这是本专题写成这样的又一个理由。
  大家还记得粉红经济这个噱头吗?前几年,当以经济名义把性彻底娱乐化时,诸君可感到以人为本的出柜及合法化的恶毒!不知这些屁眼红肿的性学大师和巴不得屁眼红肿的忽悠者现在又在怎样玩?余秀华我是通过标题和事件了解的,一个脑瘫残疾人在一个残酷的市场中混得我都等不到铁凝完美谢幕而让一个正部级作家主动让贤,可见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魔力,去除市场的浮沫,我总觉得余秀华女士可能说的是淳朴的和可信的,一个脑瘫诗人让中国很多人像打了鸡血般兴奋,就凭这点,文学确有复兴的迹象,请铁凝主席让贤理由足够了。
  在大家都低头忙碌着为那点东东时,在下写了这样的专题文章,在下想,该干嘛依旧干嘛,不知老之将至。
  

作者  | 2017-8-8 11:54:51 | 阅读(121)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