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章25 电话顺门飞出去砸在了墙上(原创)  

2011-01-14 15:5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为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经高正清出面,饭店免费提供了他们的会议室。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值班,陈主任和把主任跟各位封疆大吏在饭店的会议室总结着过去,展望着未来。发行员都知道各站站长来这儿开会,送完报基本都回来了。谢卫一进门就问到:“老周在不在?”“不在。”我看着谢卫的紧张样子感到好笑。王莉吐了个烟圈,说道:“谢卫怎么了?我就很欣赏。天真可爱,什么事都做不成。”我笑着摇摇头,这个吸烟的女孩也越来越放肆了,她明知周侗让她和谢卫回避,她偏肆无忌惮,况且还给谢卫煽风点火。我也觉得她有失站上的颜面,可找不出理由说她。何立白和秦文文进来了,王莉笑着说:“小日子过得不错呀,郎才女貌,你耕田来我织布……”王莉一手夹着烟,竟手舞足蹈地唱了起来。站上的人一下哄笑起来。秦文文脸一红,快速出了门。我看着这些发行员,真的不知什么才能让他们安静下来,让他们对这份工作有敬畏,对这个单位有一种亲切感和爱护感。可这一切,按下葫芦起了瓢,仿佛在这儿上班,挣工资都在其次的其次,最主要的就是对自己的荒诞进行完全地表达。卢梅坐得发急了,问到:“你说,他们开什么会?是不是定任务?任务是多少?我订了38份,任务订19份,我是不是拿双份底薪了?要是定10份,最好,大家都能拿上,就连谢卫也拿对半。嘿嘿,是不是我就更多了?”卢梅说着一摇我支着下巴的胳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去问问城隍爷。”我戏谑地说。“城隍爷灵验的很,你看,我一拜,报订来了吧!站长一上香,有人就完成任务,领导把会场都搬这儿了。你说他不灵,会有报应。”也许她说的无意,但确实我得到报应了,在这样疯狂的时期,我竟是零。我心里直犯嘀咕,这一阵,把主任可能在会上说我吧。卢梅小声说:“你知道不,我家的小库房里就供着财神,我天天上香,他老人家天天给我托梦,梦里那个屎呀,简直熏死人了。一梦屎,我就订报!那次我梦见两只鞋上全是屎,那个早上,我就订了5份。我算过命,给我摸过骨,说我命里就是不缺钱,其他的都不顺,得经常叫法师收拾。真的,我全相信。你也算算,找个时间,我带你去,孝敬的东西随意,但也不能太少,50得有。”我真不愿意听这梦里找屎的故事,还让摸遍全身的摸骨法。“摸骨法是哪个算命的?”我突然问。“就是灯不亮。车站那儿,你注意,有个眯眼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卢梅一下来了兴致。“道士左边的,还是道士右边的?”我问。卢梅转动着身子,“右边,左边,右边那个。”这时狄恩爱进来了,卢梅说道:“你怎么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快走,第一炉香赶不上了,走,快走。”两个订报狂人要进香了,众人仿佛发现了自己订不来报的原因,跟着卢梅浩浩荡荡地去了城隍庙。办公室就留下了我和何立白,我看着何立白,问道:“你相信神会保佑吗?”“我不相信,我们家乡兴阴阳,宅基有毛病,祖坟有毛病,都请阴阳收拾。”我无奈地低下了头。

 

会是开完了,周侗又发起了愁。他嚷着:“他妈的,招人,招人,就是招人,日他妈的就是招人!干脆到二楼整一帮小姐,和领导睡觉,我就不信订不来报,一个领导看10份。操,按人头分,三个班长,一人招五个。”老滕笑着摇摇头,头一伸,王莉给点上了火。何立白往起一站:“你,你不送报,你干什么?我招不来。招来的人喝西北风?我的死活还没人管呢。”周侗坐了一会,突然说:“不能干就下,反正这又不是什么铁饭碗。”陈文龙笑着说:“人我能招来,全是小姐。那你这个站长让不让?”“不让。”周侗说。“你爸是不是领导?”陈文龙坏笑着问。“是,还是大领导。”“那就派小姐先跟你爸睡。”众人一下哄笑起来,我也不由得被这个以恶惩恶的怪招惹得笑了起来。周侗抓起电话使劲扔了出去。陈文龙一闪,电话顺门飞出去砸在了墙上。我上去一把按住了周侗。老滕一瞧,真打起来了,一挥手,推着陈文龙出了办公室,其他人也跟着这个滕哥出了办公室。周侗脸色发白,浑身在颤抖。我也生了气:“周侗,开了什么会,你为什么给大家不开会?大家不就关心工资,你们开会说了没有?你看你的这个德行!这是报纸,文化产品,开口‘他妈的’,闭口‘操’,还要招小姐……”“你真以为招小姐是我的主意吗?这是会上他们说的。”周侗仰起头说。“买电话,主任打电话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说。周侗看了一下电话线插头,出了办公室。

账轧完了,去财务室交款就可多待一会,那个刘主任也许是接触多了,觉得这个有白发的中年妇女还是挺慈善的。因为从大征订开始,小曹就移到了财务室,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银行用的验钞机。财务室房子也大,还有沙发茶几,各站来的统计便会坐一会。星期五的下午,各站统计都被刘主任留了下来,说是一会将转单分给各站。统计们基本到齐了,小曹说:“刘姐,开个会吧!自从报社开始,各站统计一起还没开过会呢。”刘主任笑了笑,“这是发行部的事。财务室目前就我们四个,没必要开会。”小曹的一句话,倒打开了统计的话头。一个身高马大的女统计问道:“谁完成任务了?”没人应声。“谁完成22.5份了?”众人笑着,还是没人应声。那个女统计一下侧身面对着大家,“该不会都订了两份吧?我们站大人多,领单收款加减报份,早上忙到黑,哪有时间跑着订报,说好的几份我都没时间收,先自己掏钱给两家老人订了份报。这么辛苦,这个月看样领不到钱了。”这个女统计的一席话说到大家的心坎上,大家去看小曹,小曹又将目光引向了刘主任。刘主任可能感觉到不舒服,使劲往椅背上靠着,“那你们说,任务订多少合适?”刘主任问。有说订50份,有说订20份的,有的干脆不吭声。小曹说:“统计就不应该有任务,他是财务人员,不是发行员。那么多的报款,站上又乱,什么人都招,我有时真担心我们统计出事。”统计大部分是女的,有好几个就说收了报款就不敢出站,都要打电话让老公来接。这时,黄总进来了,一看坐了好多统计,奇怪地看看统计们,又看看刘主任,问道:“刘主任,给开会?应该开会,业务大了,应该培训培训,这个工作本应都是持证上岗。”刘主任笑着说:“统计都说工作忙,没时间订报。”黄总看着刘主任,“那就给统计取消任务,专心做统计工作。”统计们一听,立刻就有人跳了起来,兴奋地鼓着掌。黄总一愣,继尔说:“这都是你们刘主任的面子,人家是大报财务的,大报的人说话子报还得考虑。”刘主任笑着说:“你……我们还是一家嘛。”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