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14 “爸,我一定给你争气……”(原创)  

2011-05-18 18:0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的高中生活

 标签: 长篇小说   《高考高考高考》  妥磊    强强     郝银秀    薜建华     张强     鲁永龙

钱,钱,钱,眼看就要到日子了,妥磊又急又愁,这种急和愁表现在脸上,就是一种木然和睡眠不足。晚上,强强在书房安静地做题。郝银秀实在忍不住了,问到:“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看你愁眉不展的。”妥磊挪挪身子,没吭声。“是不是他们又向你催钱了?死狗流氓,纯粹死狗流氓。钱没给,我的强强照样不是书念得好好的。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这样往出撒钱,有一个亿都早没了。”“就是钱的事,20万,我给了10万,现在他们要开咱们那届毕业生联谊会,让我捐一万。”“什么!”郝银秀一下站在了床上,“你说什么?你给了10万?哪儿的钱?真的?你……是不是贷钱了?”妥磊看着郝银秀说,“联谊会马上就要开了,你给我一万,我的工资也应该能拿出一万!”“不给。”“你想想孩子,到明年67日,只要强强上了军校,我们一辈子都心安!”妥磊几乎是求郝银秀了。“念书有什么用?我和我爸,挣得没谁多!我爸连电话号码都不会压!你说,念书有什么用?前几天有两个女大学生要给我打工,告诉你,给我打工的,小学文化,最高初中文化……”郝银秀说着突然打起了电话,她在问是不是她的男人以公司的名义贷款了。问到的人,有的打哈哈,有的信誓旦旦,贷款,绝对没有的事,有个别的竟说,如果有政策,你们家就是银行。郝银秀毕竟跟银行信贷方面交往少,她问不出什么,她问到的关键人,恰恰就是帮一中催赞助费的人。郝银秀看着妥磊,她下了床,将家里的钱和重要凭证统统装入包内出了门。强强突然从书房出来了,他说道:“爸,我一定给你争气……”说着强强竟哭了起来。妥磊下了床,抚着强强的头,“强强,好好念书,就要给爸争口气。”妥磊说着,也难过地不能自抑。他一直以为郝银秀爱他,他终于看清了,钱已入了郝银秀的骨髓,她对谁都是以生意人的眼光来打量。

 

钱,不能再等了,为了强强,为了这个孩子的转变,他决定去找父亲。进了门,母亲看着儿子的脸色,“咋了?吵架了?我给你说过,门不当,户不对,还是二婚。我给你说你就找个教学的,小学的也成,你就不听!你看你的脸色,就像谁欠了你一万块钱!”妥磊被母亲的神机妙算逗笑了,他赶忙给父亲让烟上火。父亲吸了两口,将烟头掐灭,在狭小的土坯房里走来走去。父亲看着不常回家的儿子,感觉他有事,可一时又猜不出,便不吭声地坐上了炕。妥磊想来想去,无法开口,再说,真实的理由根本在父亲这儿站不住脚,撒谎那就更说不过去,他们两口子有钱,全县人民都知道。憋了半天,父亲终于开口了,“你,有事?”“有事。大,给我弄一万块钱。”父亲一听,一下从盘腿坐炕上的姿势立马转成立姿,“你跟我要钱?”“是,大。”妥磊低着头说。母亲看着儿子,一下忍不住了,“你这没良心的,良心让狗吃了!你看我跟你大住的窝窠,叫花子都不住。我和你大还等着你给盖间房,茅草房也行,好让我和你大有个住处。你看今年的地震,吓人不吓人,我都以为见不上你这个没良心的了,还好,就是吓唬人。你要钱干什么?又交给你那个媳妇!滚回你的县城,再不要回来!”说完,母亲气得不行,干脆出了门。父亲本欲要教训儿子,可话已让母亲说了,他看着儿子,问道:“娃,要钱干什么?”“强强考大学要用。”父亲一听,气得眼睛都凸了出来,“你,你,自己没娃,给别人的娃借钱!我没钱,供你一个上大学,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贷?没门。洋历年到了,不放贷。你走吧。”父亲说完,仿佛还有话说,可他再不想说。妥磊无奈地低着头,他知道跟父亲提钱是挨骂,跟岳父大人提钱也是挨骂,可他总觉得自己是这对老夫妻亲生亲养,既是挨骂,他也得来。

 

无论如何得筹到钱,妥磊一想起张强掏手机的凶狠样子,他就知道,为了这一天,他们准备了很久很久。一旦鱼死网破,不仅仅是在这个小县城掀起轩然大波,而是为了自保,相互揭发,最终强强不但跟高考关系不大了,而且……妥磊无法设想。晚上,他看着郝银秀,不知对她从何说起,因为他们在一起真的从来没有提起过钱,都是他向她交钱,然后便是下一次再向她交钱。自从妥磊说他给了一中10万,郝银秀就像换了个人,饭也懒得给他父子二人做,她终日不甚言语,只是留心她的包和手机。妥磊无心看电视,为了这一万,他难心地真是求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郝银秀也许对《亮剑》真的感兴趣了,她在看《亮剑》的碟片。李云龙背运了,他被人揪斗,他的“狼性”仍不改,他虽不能张牙舞爪,但却在龇牙咧嘴。“你看出一点名堂了没有?”郝银秀猛地一回头,没有搭话。“他受这点苦不算什么,被他骗死的和杀死的有多少!”“有几万……有几十万。”郝银秀边看边说。“你觉得现在还有李云龙这样的人吗?”“有,一中的,政协的,工商的,都有,他们就是狼,死盯着我的钱。省上来记者了,说是给我运作省上的政协委员,先需要宣传,宣传就花钱,又是吃,又是喝,我不当了行不行!钱,我再不花。我算是看明白了,又是老师,又是领导,全是李云龙,就算计人。”妥磊本想找个突破口,再提一下这一万块钱,可郝银秀已表态了。“那就借我一万,你从工资中扣回。”妥磊说。“借我的,不给。借你的,没有,全用来养家了。”郝银秀说完,提着包进卧室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