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1 相亲 (原创)  

2011-07-13 19:4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王林到家时,正赶上一场大雪之后的初晴。瓦蓝瓦蓝的天空犹如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的眼睛,洁净清纯,她在俯瞰中没有羞涩,将自己的秋波化作天空,天际线是她的眼睑,耸立的树木是她的睫毛,瞳仁就是太阳了。大地在秋波中陶醉了,用最洁净的自然之物打扮自己,不露一点肌肤。在平坦中泛起一丛丛浪花,那是村庄,人总是大地的天敌,处处让他难堪,让他在本该安安静静的时候去承受秋波的探询。

  父亲和母亲在家中已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盖新房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父亲说出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林儿是大学生,在外面有工作,你见过哪个大学生待在农村?林儿将来要在城里工作,得住楼房,那都是单位分的,我们老两口也不打算在农村养老,将来跟儿子到城里去享福,懂吗?这就是我们老两口供养大学生的目的。父亲和母亲把窑尖用很细很干净的生土和上粉碎的麦秸抹得滑嫩嫩的,仿佛一个待嫁姑娘的胳膊,光滑细腻白嫩。家俱也是无力添置的,母亲进行彻底的清洗,然后用买来的风景画进行美容,过于陈旧和破损的家俱,母亲便细心地糊上。需要修而又无法修的家俱,母亲就摆在光线暗的地方,再用叠得整整齐齐的旧衣服压住,或者用盛装粮食的编织袋挡住。王林帮着父亲母亲,父母为自己操碎了心,他的心中时时被一种感动充溢着。他能做什么?惟一的事情就是只有感动父母养育自己的大恩大德了,但他从不想这句话,“父母的恩情只有来生相报了”,他觉得,今生今世,无论如何他都要回报父母的恩情,哪怕是部分的回报!

  父母托付给王林介绍对象的亲戚朋友陆续反馈着各自的信息,进展情况让父亲心情很沉重,大学生的招牌并没有打动多少主儿女婚姻大事的父母的心。回话也较一致,“唉,俺们农民,也就找个农民,大学生也不能当饭吃,俺村上的高中生还不如个没文化的呢。”客气点的说:“咱们门不当,户不对。”不客气的就说:“没什么,彩礼一分不少,小伙子能吃苦,打工能挣钱,能务农种庄稼就成了。”父亲知道,一旦儿子的大学文凭在婚姻中站不住脚,和普通农民的儿子相比,他的林儿结婚的条件哪一件都比不过,难啊!

  腊月十七,王林的表姐夫终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女娃想和林儿见面。这个女娃从小没父母,在哥嫂跟前长大,干活做饭做衣服,没说的,女娃长得好看着哩,黑,黑是黑,是本色,哪个农民不见日头!母亲一听,终于有了盼头,使劲鼓动着她的儿子。王林看看父亲,父亲沉默了半晌,说道:“话里好像这个女娃不识字,大学生总不能找个没文化的吧,将来林儿写封家信,我这个公公总不能给儿媳妇念吧。”母亲着急了,说道:“有什么,念一下有什么大不了,信还不是你的娃写的?”父亲看看林儿,说道:“林儿,就这个样,做父母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去了问清楚,看女娃的哥嫂要多少彩礼。”王林看看父母,在什么事上他能做什么?有的只能是被这个命运推着走。这时,他真的恨透了自己怎么会念这么多的书,为什么有大专文凭?为什么人们将大专文凭跟自己的经济地位挂钩?这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为什么有彼必有此?可是,他又能怎样呢?

  十八是赶集的日子,母亲让王林刷了两次牙,并且从抽屉里找出一包不知什么时候就预备的搽脸用的油脂,让王林搽上,然后梳头,很仔细地梳成中分,再就是穿母亲给他买的西服,母亲拉了又拉,扯了又扯,然后细心地端详着儿子,末了,又让王林用油脂搽了一遍脸。最后母亲从她结婚时陪嫁的木柜中取出一条领带,“林儿,戴上,大学生就得有个大学生的样子。”母亲依然满怀希望地说。

  王林到了表姐家,表姐又把王林审视了一遍,说道:“别动,就这个样子,我去约一下。”王林便在表姐家的堂屋里踱来踱去,仿佛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大红公鸡,等着人们评头论足,所不同的是,他是人,人的生命不是随便一个屠夫就能决定的,而公鸡接下来便会变成一顿美餐。

  不一会儿,表姐领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来了。那个中年妇女笑眯眯地把王林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那个中年妇女和表姐在门外小声说着,“这是你表弟?人长得细皮嫩肉的,看起来有点太瘦,皮肤太白,是不是有点什么?看着挺精神。”“啊哟,刘姨,咱们都是邻家,我能哄你!我表弟从小娇惯的,不太干活,人当然就白净,没有什么毛病。”“看样吃不了苦,这给我的侄女可带来一辈子的麻烦,一个女娃,从小就没得清闲,找个对象,光看人样,这日子咋过?”“啊哟哟,刘姨,你放心,你看,现在在广州、深圳打工的,哪个回家不是水灵灵的?挣回的钱顶我们在地里苦三年。”“也就是,娃们的事就看娃们咋说了,我可不敢打包票。”“刘姨,你多费心,事成了,少不得感谢。再说,现在说成一门亲事,男方都大方着哩。我表弟的事,就麻烦刘姨多操心了。”

  很快,表姐领着一个姑娘进了院子,王林从立柜上的大穿衣镜中看着。表姐笑嘻嘻地说道:“你俩说会话,表姐有点事,出去一下。”王林在心里琢磨着如何跟这个苦命的姑娘说话。王林转过身,面对那个姑娘,两个人都在避开彼此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的对象。那个姑娘脸红了,如果不是生在这个地方,脸红还看不出来。“你,你是初中生?”那个姑娘问道。王林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滋味,“我是大学生。”“我知道你是大学生。”“我是大学里的大学生,大专文凭,汉语言文学专业。”“噢,你就是电视上那种学校里的学生,你有对象吗?她长得是不是很白?”王林看看面前这位自己的对象,长期的劳作,人虽然显瘦,但骨骼显示出一种强壮,她比他见到的当地每个姑娘都黑,他知道,那是一个姑娘作为男劳力使用的结果,一双手大而结实,虽然干净,但粗糙有力,王林心中充满了同情。他问道:“我没有工作,很可能在很长时间内也不能养家,你能接受吗?”“你能干活吗?我们承包上50亩地,种烤烟,种玉米,两三年日子就好了。”王林看着姑娘真诚的脸,默默地说道:“我干不了,也不能。”“我干,你给我做饭,喂猪,喂鸡,喂牛。”“我也不能。”“那我就全包了。”王林点了一下头,说道:“我想我会的。”王林对面前这位黑姑娘充满了感激和敬佩。两个人没有话了,王林在心里琢磨着这个姑娘的话,他猛然觉得这是一种多少幸福的生活啊,没有纷争,没有压抑,没有另类,没有人对工资的渴求,他不免又有了失落,自己难道就这样无能?去靠一个苦命的姑娘撑起一片天!表姐在外面听着两个人不说话了,进来看看两个人的表情,那个姑娘羞红着脸出了门。不一会,表姐进来了,说道:“这个姑娘不是塬上的,家在川道里。人家对你还算满意,说你干不了活,但人家还是同意了。礼钱也说了,头程礼和二程礼共一万六千元,还有其它得四千,回去给姨父说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