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日志

 
 
关于我

杨从江,甘肃正宁人,在《甘肃日报》《工人日报》《民主协商报》《甘肃青年报》等媒体发表文章约五万字。创作完成“成长和生存”三部曲:《高考高考高考》《就业》《无□时代》。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章2 汗土味中混合着化妆品淡淡的清香(原创)  

2011-10-17 19:5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成长和生存三部曲   《就业》   王林
谨以此书献给自谋职业的大学生

    夏收完了,快到立秋时,班主任的挂号信终于来了。王林迫不及待地拆开来看,里面装着一个鲜红绸面的毕业证书,他的心一下冷静下来,他长时间的担心,除过他,也就只有他了,自己安慰自己,自己给自己打气,自己在心里拷问自己,终于熬到了头!王林兴奋地拿着毕业证书去给父亲看。父亲在裤腿上擦了擦手上的土,双手擎着,脸上的满意像干皱的树皮,吸饱了春雨的滋润,使劲泛着生机。王林母亲看着,说道:“娃的工作在哪里?咱们也不说县里了,能在乡上就好了,咱们他也能照顾上,亲戚跟着也能沾光。”父亲看了一会,双手递给王林,父亲也像经历着长期地煎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王林看着班主任的短信,信上只说了这次拿到文凭的人,其他事情却没说,祝语也没有,只有日期和老师姓名。王林本不抱希望,但是他还是多么希望师大老协培养了他们,不能帮忙联系上工作,也能给个推荐函之类的,他产生了一种无中生有的希望。文凭拿到手之后,他终于要切切实实地面对自己的工作问题了。
  晚上,他考虑着自己的打算。他回顾着去年,也就是93年的各类大专生的去向,不管是函授,还是电大,据说电大生还很吃香,县上都给安排了正式工作,基本上都充实到乡一级财政所。而今年,他早已听有门路的同学说了,今年五大生已放任自流。这是怎样一幅图景呢?他在心里努力绘制着,可惜,没有范本,没有方向,没有人指导,凭他想象也想象不来。他的记忆慢慢模糊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政府部门,凭他的才智,到时候肯定能做到县委书记;他又觉得自己应该去企业,做一个领导,去支使人,支配财权;他又觉得自己应该留在农村,他觉得他肯定比现在的村支书有能力、有魄力,上面支持,下面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忽然,他又失去了方向,他很茫然,他不想留在这块土地上,这块土地已用几代人证明了,改变一个农民的命运不是土地,而是离开土地……
  农历的7月初,也就是接到班主任挂号信的第三天,他踏进了县政府办公室的门。他硬着头皮且很热切地将自己的文凭递给一个正在伏案写材料的青年人,那个青年人扶扶眼镜,很稀奇地看着这个很陌生的文凭。他仔细看着上面的钢印,完了他问王林:“哪个学校毕业的?”王林不假思索地答道:“师大。”那个年青人抬头奇怪地打量着王林,“那这上面怎么是晋州大学?”王林心里不安地答道:“这是主考院校。”“噢,你这是属于五大生的文凭。”五林有些反感,说道:“自考。”“你什么意思?”王林不知如何回答这句话,这句话仿佛带有吵架和轰赶的意思。王林鼓足了勇气,问道:“县上能不能给安排?”那个年青人已伏案写他的材料了,头不抬地问道:“有没有派遣证?”王林停了一会,才小声说道:“没有。”那个年青人坐起来,身子向后一靠,脸色严肃地盯视了一会儿王林,“去,到三楼找档案室。”王林刚出门,他就听到那个年青人在发牢骚,“门房怎么把这种人也放了进来,真是的。”王林真想冲进去跟那个家伙吵架,可他此刻已叫冷水似的结果浇得浑身透凉。他步履沉重地上了三楼,看着门上挂的牌子,他找到档案室。
  他敲了门,门开了,王林一眼瞅见了他在党校认识的同乡赵同伟,王林心里一下放松了。他笑着问道:“原来你在这儿上班。”赵同伟一看熟人找来,一伸手便做出握手的动作,王林不习惯,但他还是伸出了手。赵同伟拉着王林的手向里面的同事介绍说:“这可是师大大名鼎鼎的《墙外》杂志的主编,咱们县的人在晋州市也是风光无限。”王林笑着,心里却很别扭,一份学生自办的油印小报,怎么一下就上升为师大的杂志,还为本县人争了光?其他人笑笑,便各自忙各自的。王林挨着赵同伟坐下,赵同伟小声问道:“什么事?”王林也知当地的政府机关,普通百姓无事绝不登门。他小声说着,便掏出了文凭和刚才没有机会拿出的一页没有套袋的档案。赵同伟翻看了一下,便悄悄递给了王林,小声说道:“今年到现在也没有下来招干指标,就是今年分配的大学生,目前还没有确定单位。估计五大生,今年可能,可能性很大,再不招了。需要的人配齐了,今年分来的大学生都很难说,但人家有派遣证,县上一接就是干部。如果有招干的指标,我通知你。”说着,赵同伟已起身,伸出手来和王林握手道别。王林的手被赵同伟拉住摇了几下,便被送出了档案室的门。
  王林在家里很郁闷,秋风已送来了凉爽,而他的心情犹如那夜空里的星星,忽闪,忽闪,总让人焦躁难受。他终于和那个女孩见面了,那个女孩已出落得水灵灵的,一双眼睛低着,等着王林说话,王林不吭声。那个女孩说道:“这下你都是大学生了,分配在哪儿了?是不是做老师,挺好的。”王林心里更焦躁,他真想痛痛快快地说:“没有工作,政府不承认。”可他不能说,他总觉得女孩现在低下她高傲的头,就是描上他的工作。他觉得她没有错,事实在那儿,农村家庭有人参加工作,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绝对优于普通农民。王林默默地看着她,只是慢慢地走,他闻到了她身上的气息,一个农村女孩子所特有的乡土气息,汗土味中混合着化妆品淡淡的清香。他离她远了点,他知道,他爱她,但他要完完全全地去爱她,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